yyqx🍁

追光者

之前在其他cptag上发的文,

结果被禁了没有多少人看到,

觉得很可惜所以这次就发在逸源上了

是自己原创,有的文字和之前的不一样

不喜勿入

勿要上升真人


“他该珍惜的就是他。”

“他追求的阳光一直是他。”

32岁那年,米乐走到了人生的尽头。英年早逝是身边所
有人的叹息。

因为那个人始终是闪闪发光的,仿佛什么事情他都很擅长,举手投足间一种王者的骄傲气息。

他的游魂飘荡着,像是被吸引一般也像是没有目的一样,飘飘呼呼来到了一处山坡。那是个荒芜的山坡,准确来说是尸横遍野,烟雾缭绕,白骨森森,枝头的乌鸦不时传出一声怪异的叫声,让人不禁骇然。

可那人却不怕,因为直到他灵魂抽出躯体的那一瞬间他才仿佛记起来,自己像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比他的权力,他的钱财,他的地位,他的妻儿都要重要的东
西。

可是他却一片模糊。

“哒……哒……”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看清来人后才发现是个踩着高跟鞋的美艳女人,那女人脸上挂着恭敬又玩味的笑容,一双凤眼微眯,轻轻从嘴里吐出一个
烟圈。

“你终于来了,等了你许久了……”魅惑至极的声音,烟雾模糊了她的脸庞,像是夜店里尽情舞蹈的女郎又像是索命的女鬼,米乐微微皱起英挺的眉头,眼中浮现几抹厌恶。

“呵,都已经这样了还这么高傲,真是有趣。”女人不以为然的笑笑,朱唇轻启又笑着道,“怎么样?准备好走了吗?”“……在我走之前,我想弄清楚一些事情。”米乐沉默了良久,才对着女人说道。

“提条件?我有什么好处?”“随你处置。”米乐认真
的看着女人,那女人见他这样不禁轻笑一声,然后捻灭了手中的烟,

“好啊,不要后悔哦……”

时光倒转,斗转星移,米乐的游魂来到了一处小巷,这小巷他最熟悉不过,那是初中时期的自己每天要经过的地方。

“哟,小学弟一个人啊?那正好哥几个最近手头紧,借
点钱花花。”寂静的小巷中突然传出一阵不怀好意难听的声音,将米乐的思绪打断,他皱眉循着声源踏着虚无的步子走近,就看见一群男生将一个瘦小的身影堵在了角落,而当米乐看清那身影的容貌时,他只觉得心上
一跳。

那是个瘦瘦小小的少年,一副眼镜挡住了他的眸子也挡住了他的恐惧,不知为什么,眼前的瘦小少年他并不认识,或者应该说是没有印象,可那一双盈着恐惧的眸子却是直直撞进了自己的心间。

少年隔着厚重的镜片看了一眼面前几个男生,最后抿着唇低下头握紧了怀里的书包似是要这样抵抗,那几个男生见他这般模样,不由分说搓了搓手就准备要下手,急得一旁的米乐想要阻止他们,可是什么都碰不到。

“一群人欺负一个人有什么意思?一群欺软怕硬的孬种。”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带有着少年变声期的青涩和张扬,米乐回过头去就看见了初中时期的自己,没有成年后那么高大,但是脸庞已然初露棱角,五官精致。

“怎么?多管闲事?”为首的男生看着嘴角噙着笑意的米乐,有些不耐的说道。“没,就是看看你们是怎么欺负人的,啧啧,没想到这么低劣。”少年的米乐笑意染了一半的眼眸,可那笑意却是鄙夷的意味。

是了,自己初中时就是这个样子的。不可一世又张扬高傲,因为出众的脸蛋和优异的成绩,再加上良好的家境他从来不曾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想来自己这一生都是如
此。

他一直都是发光点,因为是发光点所以就闪闪发光,因为是光所以就有那么一个可怜又固执的追光者。

再说这为首的男生,听了米乐这嘲讽的话后连着额头上的青筋都蹦了起来,他握紧拳头要出手,却被一旁的小弟及时拦住然后覆在耳朵上告诉了他的身份。最后就是男生瞪着眼睛看了看米乐愤愤的离开而收尾,没有办法,有的人是碰不得的。

小巷突然寂静了下来,只剩下少年的米乐个男生站在那里,当然了还有一个游魂,只不过他们都不知道,少年的米乐借着昏黄的灯光放肆的打量着抱着书包的男孩,
最后得出了一个想法,

只会忍受不会反抗的懦夫,真够挫的了……

然而那缕游魂眼睛却一直紧紧盯着男孩,男孩熟悉的眉眼让他又悸动又心疼,即使印象模糊他也想将这男孩拥入怀中,让他把眸中的恐惧收起,让那双眸子漾起笑意。

沉默了许久,少年米乐突然惊觉自己这样简直是自讨无趣,简直是蠢,从小骄傲的性格使然,他不着痕迹的皱皱眉,然后迈开步子准备离开。

“谢谢你……”轻轻的,低低的,带有着变声期的青涩又软糯的声音就这么传入了米乐的耳里,少年米乐迈出的脚步顿了顿,然后才道:“谢什么,我又不是帮你,早都看他们几个不顺眼了。”

“不过,就这么被欺负也不反抗,你也是够软弱的了。”他抱着手臂倚在墙边,一张精致的脸上带着嫌
弃。

你在说什么呢!一旁的米乐早已急的不得了,虽然他记不起来,但他清楚眼前这个瘦削又清秀的男孩就是他这一生最重要的人了,可看着初中时期自己的表现,现在他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男孩依旧低着头不做声,可从微微收紧的手指就能看出他现在有多难过,只是少年时期的米乐俨然没有发现,已经絮絮的道,“算了,说什么都不出声,像个女孩子一样,无聊。”撂下这么一句话就离开了小巷,剩下男孩一个人站在路灯下,瘦小单薄的身影被灯光映的发暖,也让米乐心疼。

那是这件事情几天后的时候了,米乐才知道这个瘦小的
懦夫居然是隔壁班级的。

只是现下他并不知道,因为他还沉浸在小女生送礼物的喜悦中。

“哟哟哟,又是送的早餐和柠檬茶,你看看,连牛奶都是热的,还知道你喜欢柠檬茶呢。”教室里传来一阵声音,米乐的座位旁坐着他的死党林说,此时的林说面上一脸八卦,声音阴阳怪气,不断打趣着被小女生送早餐的米乐。

米乐得意又期待的笑着,一面笑骂着打趣的林说一面把早餐扔给他,然后将柠檬茶留了下来。这样的早餐和柠檬茶一直出现在他的书桌里,直到一个星期过后,米乐
才知道是谁,并不是什么小女生,而是小巷里的那个懦夫。

“这些都是你送的?”米乐皱眉看着眼前低着头的男孩,有些不满的说道,自己活了十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生送这些东西,想想就觉得讨厌。“是……我,我只是想谢谢你……”依旧是那样软糯的声音,一旁的米乐见他这样,有一种想要将他拥入怀中的冲动,可他知道自己碰不到他。

“算了算了,以后别再送早餐了。”少年米乐烦躁的甩了甩手,他这般模样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样让他有火也发不出,只能无奈的回应道。

“嗯!好!”低着头的男孩听见他这样说,不禁抬起头绽开了笑颜,太好了,他还以为自己要被讨厌了,还以为自己的心思会被发现了。

而一旁的米乐看着他闪烁的好看的笑眼,脑海里却是一片混乱。

“阿乐……”

“阿乐……”

少年温柔又软糯的声音一声一声传来,可是无论如何米乐都记不起来。

自那以后,胡真就一直跟在米乐身后,而米乐也乐的清闲,毕竟有这么一个能摆平一切的跟班,自己什么都不需要做了。这样他命令,他服从的日子一过就是一年多。

转眼就是初三,马上就要是中考的日子。天台上两个少年坐在一起吃饭。“阿乐,你……以后去哪个学校?”已然是初三的胡真不得不担忧,因为以他的成绩想要和米乐在一个学校,恐怕有些困难。

“还能哪个?咱们市最好的学校呗,以我的成绩绝对能进去。”米乐得意的咬了口面包然后不清的说道,他却没有看见,胡真那双漂亮眸子里的黯然和失落。

中考即将来临之际,米乐偏偏在这个时候谈了恋爱。“胡真,这几天你就不用跟着我了,我有重要的事情,你别添乱。”米乐看着眼前呆呆的胡真,语气不善的说道。

“阿乐,你是有什么事情吗?”胡真不安的拽了拽自己的衣角,像是在等待审判一样看着米乐的反应。“嘿嘿,我恋爱了哟,隔壁班的校花。”米乐说到这里,一双精致的眼睛带着满满的笑意。

那笑容明明很好看,却是刺痛了胡真的心。

他知道的,自己这份不被看好的感情是注定没有结果的,他也知道的,不能因为自己而让他的人生落下污点,也知道,他迟早会恋爱,把对着自己仅有的那一点笑容也给别人,他都知道的。

可这一天真的来临时,他还是很痛,痛的连眼泪都落不下来。

那是他人生中唯一的光芒,他追逐了那么多年的光芒,他该如何拱手相让。

所以胡真听见了自己的声音,沙哑又低沉,“阿乐,马上就要中考了,不要因为这些耽误自己啊。”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卑劣,就当是一年前小巷里那几个混子一样卑劣,可他没有别的办法,他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留一留自己喜欢了那么久的人。

“你怎么这么烦?你又不是我家长,再说了,我就是不学也能考到好学校,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米乐不耐烦的甩开胡真的手,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胡真看见米乐不耐的模样才惊觉自己管的太多了,是呀,自己是以什么立场来说这些呢?卑微的暗恋者吗?还是说追求着生活里唯一的阳光的追光者?可笑。

中考过后,胡真看着被录取的消息高兴的不行,他又能和他的阿乐在一个学校了,可他不知道的是,那女孩也考到了那所学校,每当看见米乐笑得宠溺的模样时,胡真都觉得心像是被生生撕裂开了一样疼痛。

许是米乐神经大条没有发现胡真的感情,可身为女生的沐云又怎么会看不出来,所以她想方设法的要让米乐讨厌胡真。

许是出于多年的优越感,沐云相信自己一定会比得过一个恶心的同性恋,事实上是她的坚信是正确的。

树影婆娑,树下站着两个白衣少年,只不过不是谈笑风生,而是一个怒气冲冲,一个低头道歉。“胡真你不要再跟在我身边了,你很烦你不知道吗?小云现在很讨厌你,请你以后离我们远一点。”米乐精致的五官因为愤怒而扭曲,怒斥的话语一句一句落入耳中,胡真握紧了拳头,连着指甲都嵌在手心里。

我也想离你远一些,可是我喜欢你啊……

别说了,不要再说了!一旁的米乐恨不得把自己那张说着伤人的话的嘴巴堵住,可是却只是徒劳。他只能看着胡真好看的笑眼里的湿润和滑落的泪珠,心里疼的如刀绞一般。

胡真抹了抹泪水,抬起头对着米乐勉强一笑然后就转身离开,对不起,我的阿乐,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眼前,给你带来麻烦。

从那以后,胡真果然没有再出现在米乐身边,米乐倒也乐的清净,和沐云有了二人世界。只是身边再没那么个人任劳任怨,没那么个人给他柠檬茶,没那么个人为他摆平一切。

再次见到胡真时,是在高二的时候,彼时的他已经摘去了厚重的黑框眼镜,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露了出来,他正对着一个笑得如同痞子一样的男生说话完全忽视了米乐像是不曾认识一样。

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发闷又愤怒,倒是不知道他竟然能这么听话,只是一次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自己眼前,看着他白皙脸上的笑容,那笑容明明是自己以前经常能看到的时隔一年竟是这样好看了。

像是自己的东西被抢看一样不舒服,这是少年米乐的感觉也是一旁那缕游魂的感觉,只是到底没有什么举动,米乐将心里奇怪的感觉压下然后继续他的生活。

转眼就是三年的时间,当年瘦小的少年们都已长大。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米乐淡忘了胡真这个人,直到
最后没有印象。

这三年看似过的轻松,只有胡真自己知道他有多思念这个人,三年来他始终没有离开,只是各种一段距离摸摸
守护着他。

只要他安好,对于自己而言就是最好的事情。

再次相见时是在大二的时候。只不过米卡并不知道,因为彼时的他正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

“阿乐……”胡真的声音里早已没了几年前的软糯青涩,已然变得温柔又低沉,只是现在更多的是沙哑。他轻轻抚摸着米乐精致的脸庞,眼神温柔的不像话。

再让自己多看看他吧……

“您确定要把眼角膜捐给米乐先生,并且不愿意透露姓名吗?”护士看着眼前人温柔又好看的人,觉得他没了这双眼睛实在是可惜。可胡真只是微微摇头然后就签了字。

如果自己人生中的光芒看不见光了,那自己这个追光者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不要,不值得!米乐站在一旁看着胡真的笑容,他想抢走他手中的笔,他想说那样混蛋的自己不值得这么个温柔美好的人这样对待,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只能看着胡真那双流转的漾着笑意的眼眸那样黯然失色下去。

醒来后的米乐恢复了光明,他那双精致的眼眸一如以前那样好看,他不断追问着捐献者是谁,医院却始终不愿透露。

是谁?不过是个可怜又卑微的人罢了。

失去双眼后的胡真并没有放弃,他开始学习盲文并且在米乐的公司对面开了一家咖啡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阿乐一定还有需要自己的时候。

26岁的米乐和沐云踏入了婚姻的殿堂,那时的他认为有了沐云便是拥有了一切,而捐献者是谁他早已不再追问,而胡真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个人生中的过客。

他的人生,注定辉煌,注定独特。

27岁时,米乐的公司出现了危机,疑是有人透露了公司机密并且擅自挪用股份,在米乐公司开着咖啡馆的胡真得知后,他开始利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帮助米乐解决危机并且寻找内鬼。

危机在持续一个月后最后转危为安,当身边所有人都赞叹米乐具有能力时,只有他自己知道是有人暗中帮助了自己,无论是危机也好还是揪出内鬼也罢。

就当米乐暗自高兴时,胡真却走到了人生的尽头。被揪出的内鬼不知从哪里得知了是胡真搞得鬼,法律上的判刑让恐惧和愤怒盖过了理智,那内鬼开着车将独自一人
的胡真逼到了悬崖边。

对于看不见的人来说,没有别人帮助这只能是死路一条。

“你多管闲事,这是你应得的!”车子里传来内鬼愤怒的声音,胡真只是浅浅的笑着,眼前不断现出米乐精致的脸庞,然后未等车子开近他就纵身跃了下去。

应不应得都无所谓了,他只知道自己只能帮到自己的阿乐到这里了,真不甘心,就这样结束了。

自己从来未后悔过,在十五岁的那年在小巷里认识了那么一个张扬又高傲的人,因为他是自己世界里唯一的光芒,一道耀眼的碰不到的光芒即使这样自己也甘愿去做
一个追光者。

米乐怔愣的站在悬崖边,他直直的望着胡真坠落的方向,连着一颗心都跟着他一同坠了下去,直到现在他才终于全部记起来,他从不知道,这个美好的人为他这样
付出过。

感情,双眼,甚至是生命。

所谓的爱情和高傲不过是自己不愿意承认自己真心伤害他的借口,原来从一开始自己就在乎着他,原谅从一开始自己就错过了他。

眼前一片天旋地转,眼前又恢复了那片尸横遍野的荒山,米乐抬手一模才发现自己颊上一片湿润,原来多年未曾哭过的他也会流泪。

“记起来了吗?你该走了。”美艳女人见米乐这般模样不禁嘴角噙起了笑意,只是那笑意冰冷又鄙夷。“对了你答应我的哟,任凭处置。”

“……你想要什么?”“忘记这一切。”

美艳女人看着米乐离去的方向,眼底一片冰冷的点燃一根烟,她轻轻吞吐着烟雾,最后才像叹息一样轻声道,“既然曾经没有珍惜过,还不如忘掉……”

米乐到底还是去了那女人的迷宫中,他那双精致的双眼映着那人的笑眼无神又空洞的眨着,他漫无目的的在迷宫里飘荡,只是嘴里不断喃喃着他的名字,

“胡真……胡真……”















换个结局――

“阿乐,阿乐你醒醒。”耳边传来熟悉的温柔声音,米乐缓慢的睁开眼,在看清眼前的人后也不管哭的有没有鼻涕,就一把把他拽进了怀里然后紧紧抱住。

“你怎么了?”胡真被他拽的一个踉跄,勉强稳住身子后才出声问道。“我做了个梦,梦里我对你特别不好,你还给了我眼角膜,还为我被人逼死了。”米乐把头埋在胡真的颈窝间,闷着声音委屈的道。

胡真一听这话既好笑又心疼,抬手摸了摸他的头然后轻声安慰着,“哎呀,梦都是反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嘛,虽然初中时你是对我不怎么样,不过看在你高二时即使悔过了,我就不会被人逼死,也不会离开了。”像是开玩笑一样,但是却暖了米乐的心。

“对了,我梦见了一个美艳女人,像是个女……啊呀!”鬼字还没说出来,我们在外十分霸气的米乐总裁就被胡真先生拽住了耳朵,然后他奶凶奶凶的声音就从米乐头上传来,“哎呀,米乐大总裁出息了呀,居然还敢梦见女人了?”

米乐佯装疼痛喊了几声,但其实耳朵上一点疼痛感都没有,有的只有他温热的手指,他知道胡真不会用力,他从来都是个温柔的人,想着想着就不觉绽放了笑容,惊得胡真一个抱枕呼在他脸上,然后笑着说:“阿乐你不会睡傻了吧?被揪耳朵还能笑出来。”

米乐一把拿开抱枕,然后将胡真拽到了怀里一个翻身压在了他身上,不等他反抗就落下了唇,连着一颗心都是微暖的。

真好,那只是个梦。

真好,我没有错过你。

真好,你没有离开我。

真好,我们能一直在一起。

真好,你不再是那个可怜的追光者。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