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qx🍁

被控制的人02


私设故事,私设性格

纯属娱乐,不喜勿喷

勿要上升真人

前记:胡真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了不了解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明明他是明朗又张扬的,可是他对于自己只有若即若离和冰冷。

米乐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跟着自己的心走到他所在的教室的,他如愿说出了关心他的话,在看见向南被吴措带走时也没有任何感觉。

向南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招惹到了这个校篮球队长吴措的,只是被人保护的感觉很好,他很享受。

唐新是比向南还要惊讶的,他从来没有想到原来米乐对于胡真的在意已经可以脱离了日记本的控制,所以他用了一些心机,只要能留住他。

吴措喜欢接近向南的感觉,他喜欢看着他那双闪烁的猫
眼警惕的模样,却不是很喜欢经常找他麻烦的米乐。

(一)

“向南呢?”这是米乐进了教室后对着胡真说的唯一一句话,他一回头就能看见他站在向南的座位后面,修长分明的手指还搭在那椅子上。

隐下心里的酸涩和无奈,他低垂着眼睫轻声回答着是吴措把向南带走了,却没想到下一刻自己的脸就被米乐的手抬起,没有意料的疼痛,他连着手指尖都控制好了力度。

是轻柔的力度,是温热的触感,带着他身上独有的清新味道和淡淡的烟草味道,一瞬间心跳加快,他愣愣的盯着地板就听见米乐冰冷的声音从头上传来,“你受伤了?”

他怔愣着抬头紧紧盯着眼前微微皱眉的米乐,他在心里暗自猜想着,这是自己喜欢了那么久的人吗?

记忆中的他从未这般和自己说过话,也从不会触碰自己,他的目光和眼神一直都给了向南,他还以为于米乐而言,自己只是个小丑。

胡真轻轻摇头想回应他,却不想米乐手上的力气突然加重,紧紧握着自己的脸颊,然后眼眸中带着几分嘲讽几分自己看不清楚的情绪笑道 ,“一人得道还鸡犬升天呢,看来向南是真的没把你当成朋友啊……”

最后他旁边的小弟是如何哄笑着拥着他离开的,胡真已经模糊了,等到他拖着缓慢的步子来到洗手间看到自己
时,才发现原本柔嫩白皙的脸颊上多了两个红印。

这是米乐刚刚用力捏自己脸时留下的。

真好,这是他留下的痕迹。

“米乐来找你了是吗?”胡真正蹲下身子系着凌乱的鞋带,就看见一双熟悉的鞋子闯入眼帘中,果不其然听见
声音后就知道是唐新。

他抬头对着唐新无奈笑笑,然后就被一双微凉的手轻轻握住,随后那双手落在了自己的鞋带上灵巧的为自己系好。他抬眼想说谢谢却被唐新阴翳的脸色惊到。

唐新此时正低着那双桃花眼,微弯的弧度莫名给他添了几分阴冷,许是洗手间内的光线过于昏暗,胡真总觉得
眼前的这个人很陌生。

“你没被他欺负?”唐新起身甩了甩微麻的腿,嘴角带着柔柔的笑意,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担忧。胡真在心里暗骂自己瞎想,急忙起身轻笑着回答道,“才没有呢,他
还关心我的伤来着呢。”

然后几步走到了唐新身前,迎着走廊窗户上透出的阳光笑着,眉眼弯弯的模样是唐新许久未曾见到的,他跟在身后轻抿嘴唇,一双桃花眼中翻滚着难以捉摸的感情,“是吗?他关心你了啊……”

那我该怎么办呢?

没有办法能够留住你吗?

“胡真……”前面的胡真还在浅笑着回忆那人手指的温度,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痛哼,回头就看见唐新倚在墙边皱眉捂着肚子,几步上前询问,唐新才微红着一双眸子虚弱的道,“我可能是胃病又犯了……”

也不顾去不去食堂吃饭了,胡真急忙把唐新扶回了他的教室,就要去给他打热水,却被唐新一把拉住手臂,他也不知道此时虚弱的唐新是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力气的,只知道自己踉跄着差点撞到了唐新的脸颊。

“干什么?去给你打热水,暖暖胃呀。”他皱眉道。“不需要……”唐新伏在书桌上,低垂着的眸中却是一片笑意,故意将声音放的发闷像是请求一样,“你留下来陪陪我吧,不需要什么热水……”

胡真无奈轻笑一声,然后就坐在了唐新一旁的座位上,轻轻抚着他微软的发丝,胡真只顾着担忧他没有看到,可唐新却是看的很清楚,刚刚有那么一个身影在教室门口伫立了许久。

呵,我可以不择手段的让他留在我身边。

而你注定是要被控制的人。

(二)

又是这样,伴随着自己都莫名的步子又不情不愿的来到了向南所在的教室。却意外的没有看见向南的身影而是看见了他坐在座位上专心收拾书包的样子。

眼见着一本本练习册和书进了包里,米乐倚在门口暗笑一声,果然哪里有什么学神,不过都是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努力罢了。

米乐原是不打算进去惊到他的,可是只要轻轻一扫就能看见他嘴角的红肿,心上涌起几分心疼和莫名的情绪,他几步踏进了教室门,然后像是被控制一样也像是不知该怎么和他说话,只是轻轻把手搭在向南的椅子上,然后问他这个无关紧要的人去了哪里。

意料之中看见他受惊的模样,可是将手摸到了他白皙的脸颊上却是意料之外的。

他能感觉到手指见滑嫩的触感和他特有的香气,也能感觉到自己不断加快的心跳。他是真的心疼他脸上的伤,可是接下来的话是自己怎么也想不到的,带着几分愧疚
几分慌张离开了那里,却还是半路折了回来。

他想去和他道歉,想和他说清楚自己心之所想,可是他看见了自己最不想看见的画面。

那个自己莫名在意的人就那么伏在别人的身上,紧紧抓着那人的校服衣料,两人的脸颊靠的那么近,仿佛下一刻就会触碰上,他想上前拉开两人,可他发现自己没那个立场也没有那个能力。

他只是迈着不受控制的步子走到了自己都迷茫的地方,在那里等着他的就是向南和吴措。

“我不记得我哪里招惹到你了,让你这么缠着我不放。”食堂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旁坐着两个少年,其中一个一双大眼睛闪烁着警惕看着对面笑盈盈的少年几番挣扎下,向南还是放下了手里的筷子然后询问出口。

“就只是想和你做朋友啊。”对面的吴措盈盈笑着,一面真诚的说着一面把饭菜推到向南眼前。“吃吧,给你点的。”那自来熟的模样倒是生生把向南的冷漠和警惕给忽略了。

“我不认为你会愿意和我做朋友。”向南轻弯嘴角,那笑容嘲讽又无奈。

“谁说的……”“他不愿意和你吃饭看不出来吗?”吴措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突然出现的米乐打断,他面上冰冷的对着吴措说话心里却是暗骂着,怎么又是这样,不受控制就能来到向南所在的地方。

一把抓住向南的腕子不顾吴措愤怒的眼神,几步离开了食堂,在一个偏僻的小角落他倚在墙边点燃了一根烟,缓慢的将烟圈吐出,也不管向南皱眉轻咳。

向南眨着那双精致的眸子不解的看着眼前的男生,方要开口说话就听见米乐冰凉的带着磁性的声音,“说吧,你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染上吸过烟的喑哑,听得向南不觉轻颤一下。

最后米乐是如何离开的向南不清楚,只是当眼前被一抹身影遮住光线时,他是眼角带着伤口的。

“看来你适得其反了,米乐已经发现些什么了。”蹲下身对着受伤的向南说话的是唐新,他此时早已没有了对着胡真时的温柔笑意,连着眉宇间都是冰冷的。

“呵,米乐发现什么了,可是胡真不是没有吗……”听见胡真的名字,原本已经转头的唐新突然警惕的回头看向笑得艳丽又脆弱的向南,嘴里轻吐几个字,“你什么意思?”

“我能帮你控制胡真啊,让他一直留在你身边。”

于向南而言,米乐只是个工具,一个能牢牢抓紧吴措的工具。

于唐新而言,胡真是他的全部。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