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qx🍁

你所喜欢的人

深夜抽风

多cp向

文笔渣慎入

勿要上升真人

声明,此文中的y是作者我(比心)










想知道这一对对鲜嫩可口的情侣之间为什么喜欢对方吗?请收看以下的采访。

第一对,马丁

Y:“请问一下马嘉祺同学所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M:“嗯……笑起来像小狐狸,跳舞很好,爱撒娇,还有一点暴力甜心的感觉。”(笑容温柔甜蜜)

Y:闪瞎我的眼……

Y:“马二公子可否具体一些?”

M:“嗯?好吧,丁程鑫。”(声音苏苏)

Y:“这么温柔即使被撒狗粮也发不起脾气啊……::>_<::”


Y:“采访一下丁同学,你所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D:“有兔牙也有虎牙,唱歌声音很好听,还不会捡球。”(如同小狐狸一般的微笑)

Y:“不要腼腆,大声说出来他的名字!”

D:“马嘉祺。”

Y:“amazing~”




第二对,达泽

Y:“不知道国家二级泳游泳队员陈玺达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C:“优雅有时又醉奶,大眼睛blingbling的,钢琴很厉害。对了,他还有个名字叫贝贝~”(傻笑)

Y:“你这不明摆着说谁呢吗?敢不敢说出他的大名!”(抓狂)

C:“李天泽~”

Y“请把最后的波浪号去掉,谢谢。”(鸡皮疙瘩)




Y:“我相信天泽贝贝是很温柔又善良的,所以我知道采访他时不会受伤害的~那么请问你喜欢的人什么样子的?”

L:“这个……有点不太好说吧。”(耳根红红)

Y:“还害羞了嘿,没关系不告诉他。”(姨母笑)

L:“好吧,陈玺达。”

Y:“都不形容的?”

L:“没什么好形容的,除了傻就是傻。”

Y:“说得对呀!”(鼓掌)

陈玺达iswatchingyou……

Y:“别介呀,达达你可一米八呢,不能欺负我这个比你矮四厘米的姐姐!”(理直气壮)




逸源

Y:这一对让我深深感到畏惧,不是别人就是因为三爷…但是一想到经历过三爷的洗礼后就能见到公子天真又善良的模样,我就觉得无所谓了!

Y:“所以三爷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不要告诉我是火腿肠!”

A:“呆呆傻傻的又真诚,一双笑眼,还要能被我欺负。”(满意)

Y:“您直说真源不就得了。”(无奈脸)

A:“怎么你有意见?”

Y:“哪有啊,哪敢啊,拜拜嘞您唉!”(撒丫子跑)



Y:特喵的这年头采访一下都有生命危险……不过,公子我来啦!(狂扑)

A:“你给我规规矩矩的!”

Y:“三爷你咋串场了??”(惊恐)

A“你管我,我是AZY敖董,管他哪个场。有源儿的地方就有我。”(骄傲脸)

Y:我这是无形中一把狗粮???

Y:“好吧,规规矩矩的采访一下,真源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

Z:“嗯……有一双卡姿兰大眼睛,舞担,很宠我有时也欺负我。”(真诚认真)

Y:“天啊,我就说源儿简直小天使,这样认真的样子太可爱了~”(少女心泛滥ing)

A:“麻烦下一对谢谢。不然我要让特保来把你带走了。”

Y:好汉不吃眼前亏,闪!



文轩

Y:“这一对简直可爱炸,相信狼崽肯定害羞的要命。”

Y:“请问准初中生刘耀文同学喜欢的人什么样子?”

L:“宋亚轩。”

Y:“这么直接的吗???”

L:“他太多优点啦说不完,而且我怕伤害你,所有……”

Y:“你已经伤害我了……但你没有害羞真的很神奇……”

文轩女孩:“你忘了吗,狼崽可是十八楼第一A呀~”(捂脸)

Y:“原谅我低估了你,抱歉抱歉,告辞。”(似乎某个人上了身???)



Y:“我知道亚轩不会那么伤害我的,所以请问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S:“刘耀文。”

Y:“……上面两对哥哥可不可以学一学这两小的!除了贝贝。”(掀桌(ノꐦ ๑´Д`๑)ノ彡┻━┻)

S:“他们害羞,其实我也害羞但是他优点太多说不完,而我怕伤害你……”(真诚又善良)

Y“谢谢,已经伤害了。冷冷的狗粮胡乱的拍在我脸上。”

S:“哈哈哈哈哈哈”(音阶笑声)

Y“所以笑点在哪里……nice。”





泗霖

Y:你们知道吗?我对泗旭的畏惧绝对不亚于三爷的,毕竟是两位老总啊。(恐惧)

Y:“那么请问一下……”

C:“贺峻霖。”

Y“连话都不让说完的……真不愧是伍总。”(佩服)

Y:“真的不打算描述一下吗??”

C:“要不让你对折一下?”

Y“伍总今天砍谁?要砍刀还是军刀?”(一面笑眯眯的说一面向后退,最后溜)


Y:来吧,最后一位了,撑住!(苟延残喘)

Y:“请问一下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H:“陈泗旭。”

Y:“贺儿你变了,你也这么直接的?”(惊讶)

H:“这是泗旭教的,喜欢的就一定要直接,不能拐弯抹角。”(笑出兔牙)

Y“这是一碗狗粮我明白了。感到窒息……”




Y:“小睡呀,你稀罕的人是啥样的?”(来自一个东北人的口音)

S:“我想和锅包肉一起……”(生无可恋)

S“姐呀,你采访这么多人现在我也想采访一下你,这一对对的下来啥感觉?”(两个东北人的谈心)

外话音:需要瓜子花生,外加热炕头不???

SandY:“不需要!蟹蟹!”

Y:“啥感觉啊……我十几岁我好累……”

S:“我也十几岁我也好累。 ”

SandY:无法呼吸,感到窒息。

Y:“但我还是爱你们的,因为你们都是我的小天使。即使你们给了我很大的伤害。”(手动笔芯然后再见)

Y:“哭也要说完的结束语。感谢大家收看这次访谈,后会无期!”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