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qx🍁

最短情书

emmm...一个标题写出两对cp的故事,简直nice

我不怕监狱,在犯罪的边缘大鹏展翅(姐姐对不起你们)

私设故事

勿要上升真人

00

刘耀文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劲瘦有力的身躯,穿戴整齐的西装以及俊朗坚毅的脸庞,多年前刚刚出道时带的一些婴儿肥早在这九年内泯灭消失,连着那时的热情都一同殆尽。

九年前的他刚刚十八岁,本应是骑着单车背着书包的年龄却意外的被从天而降的一位导演看中,然后自己就迷迷糊糊莫名其妙的成了那导演的电视剧中的男一号。

电视剧播出之后瞬间大火,连带着在剧中表现不错的他也一起火起来。本以为就这样会走上当红偶像演员的道路,却不想伴随着电视剧的结束,他的人气也渐渐降了下来。

之后他也演过许多影视,可一直都不温不火。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不再是当年那个惯有“狼性小生”的刘耀文,直到现在彻底变成了一个跑龙套的十八线演员。

因为只是个小演员,所以他已经忘了自己多少年未曾穿过西装这种麻烦又端庄的正装了,直到几天前贺峻霖打来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贺峻霖执着一腔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对着他絮絮的说,当红实力派演员宋玄要约他见面,而且据说要签他为自己旗下的艺人。

刘耀文一头雾水的听着,暗道这是什么从天而降的大馅饼?

01

一阵手机铃声将刘耀文的思绪拉回,扫了一眼显示果不其然就是那催命的贺峻霖。无奈按了接通,入耳便是他
有着重庆口音的普通话。

“刘耀文,你一定要准备妥当啊。人生能不能有第二春
就看今天了。”

刘耀文无奈叹气,对着那边着急等红灯的贺峻霖道,“我还是不明白,这大演员宋玄怎么就突然盯上我了?”“这种大神的心思你别猜,你就当你走了好运吧。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这个宋玄貌似有些特殊嗜好……”

“……特殊嗜好?你指的是……?”“嗯……”贺峻霖在那头语重心长的应了一声,引得刘耀文满心不适。“那我怎么办?如果他要潜规则我,我打他?”刘耀文皱紧眉头,语气间比当年的狼性一点不减。

“打个啥子,你打了当红演员你还想不想混了。他要干什么,你顺着就是。”贺峻霖一听这话,握着方向盘的
手一抖,一个着急连着重庆话都出来了。

刘耀文满心苦涩的挂断了电话,抬眼望天,心道这世道出来谋生实在是太难了……

回身看见一旁桌上安放的信封,他无奈又苦涩的笑笑。

忐忑不安的随着贺峻霖到了预订好的地方,刘耀文紧张的整理了一下领带然后就踏着步子进去。

一入门就见一个秀颀瘦削的背影,穿着黄色的条纹衬衫和休闲的牛仔裤,听见声音便回过头来,落入刘耀文眼中的就是一张清秀精致的脸庞,看见自己时便露出一个笑容,甜的如同夏日里的冰激凌一样。

霎那间晃神一般,刘耀文仿佛看见一个迷糊的身影背对阳光看不清脸庞,却像是与眼前人重合一样的相似。

“你好,我是宋玄。”伸出那支白皙清瘦的手,笑起来甜的发腻。感受到贺峻霖轻拉自己手 ,刘耀文才抽回思绪急忙回握,却在触到他肌肤的一霎那觉得异常熟悉又兴奋。

抛开怪异的感觉,含糊的介绍了一句,便混乱的坐下,仿佛刚才所有的不愿和不适都瞬间烟消云散,刘耀文满眼都是他的笑容和衬衫下若隐若现的锁骨,他总算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他了。

迷蒙的抽回目光看向窗外,刘耀文想,自己也许也是那些人的其中一员了。

02

“你出演的作品我大概看了,演技在线而且很有爆发力,所以我才决定要签你。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宋
玄搅动着眼前的柠檬水,抬眼微微笑着说道,看起来亲切又甜美。

“当然愿意,……只要您不嫌弃就可以。”刘耀文急忙应道,可到底是因为事业急还是另有隐情也就只有他自己本人知晓了。

眼见着眼前人含笑喝着柠檬水的模样,刘耀文觉得自己的心跳和熟悉感越来越甚,当他白皙的手指覆上自己手时,刘耀文才惊觉过来不知何时他突然靠近,不知何时贺峻霖早已逃之夭夭。

“……我想你来之前,贺先生已经跟你说过我的事了……所以你不会介意吧?”宋玄轻轻握着他的手,好看的眸子里满是试探和不安,却在下一秒落入他怀中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吻。

霸道的,带有侵略性的吻,透着他独有的缠绵和温柔,宋玄被吻的迷迷糊糊可欲望却被轻易撩拨起来,他紧紧攀住他的后背,用仅存的理智暗道,果然知道他“狼性”这一说的来源了。

啃咬着身下人小巧精致的锁骨,刘耀文一抬眼便看见他发红湿润的美眸,轻轻在他耳边吐气轻喃,“玄儿,我可以这么叫你吗?玄儿……”

暧昧关系间最缠绵悱恻的称呼,明明知晓是因为利益,是因为欲望,可却也让宋玄甘愿坠入……

当宋玄醒过来时,身边早已没了那人,残留下的只是他独有的温度,可他却知晓他小心翼翼为自己清理的样子,却知晓他温柔亲吻自己的模样,却知晓他轻唤自己名字的声音。

忍着酸痛起身穿好衣服,宋玄坐在桌旁展开一张浅紫色的信纸,嘴角含笑又苦涩的在上面写下一行行字。

你看,这信纸的颜色多好,这纸上的字多好。

03

那之后,刘耀文先是被公布成为当红演员宋玄旗下的艺人而突然成了热门,接着又连续出演了许多口碑极好的影视剧的男一号或男二号,然后又是不断的通告,人气不断飙升。

当然了,没有任何人知道刘耀文与宋玄之间的暧昧关系,大家眼中两人便是互利的关系和朋友关系。有时忙的太狠,入戏太深,连刘耀文都要忘记两人之间的关系。

只有在无人的地方将他压在自己身下凶狠又温柔的掠夺
时,他才能有真正的真实感。

轻柔的吻了吻身边人柔软的发丝,刘耀文便沉睡过去。他却没见到,黑暗中宋玄睁开的晶莹的双眼和滑落的一滴泪水。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洋洋洒洒的落在刘耀文的身上,他皱了皱眉不情愿的翻了个身却意外的没有拥到那人温热的身躯,睁眼就看见身旁一片空落,略带不安的起身寻他,在见到他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后放下
心来。

他穿着浅蓝色的衬衫,身上还围着自己几天前带回来说和他很符合的带着猫咪的围裙,阳光隐隐的落在他修剪整齐的发上,印下一片暖色,刘耀文心里软的不行,几步上前从背后拥住他。

“做什么呢?怎么不多睡会?”清晨刚醒的的慵懒感还没从他磁性的嗓音中散去,隐隐的热气呼在宋玄的耳上,不觉便红了一片。

“只是简单的蔬菜粥和煎蛋,我厨艺不是很好,将就吃吧。”宋玄继续熟练的做着手里的活,试图去掩盖自己的害羞。

“好~很香啊,哪里不好了。”刘耀文合着眼在他脖颈上轻蹭,像是一只撒娇的小狼。

坐在桌旁看着为自己盛粥的宋玄,他低垂着眼睫,美的像仙子落入凡尘,刘耀文掩盖不住自己躁动的心跳和
满心的心悦,他想告诉他自己爱上他了,可又挣扎着自己那陌生又熟悉的感情。

可是当他晚上回到这里并没有看到他熟悉的身影而又收到了一张匿名的照片时,刘耀文是愤怒又心酸的。

照片中的宋玄身着黑色丝质衬衫,脖颈上带着男式的锁骨链,覆在额上的刘海也被撩起,与平时清澈又乖巧的模样迥然不同,可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正坐
在一个男人的腿上,表情冷漠却透着几分媚意。

几乎是不带任何思索刘耀文便拿起车钥匙冲出了房门,精心准备好的蓝色妖姬和蛋糕掉在地上,哗啦啦的堆在一起,看起来可惜又心酸。

当他一路疾奔来到照片上那家酒店时,手机信息提醒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刘耀文不耐的拿出照片上写的是宋玄所在的房间。

踏着含着怒气的步子一路到了照片中的房门前,不假思索的抬手敲门,入眼便是宋玄化着妆的精致脸庞,丝质衬衫将他的腰身线条衬得十分妩媚,领口处解开的扣子和细小的痕迹将刘耀文彻底激怒。

忽略掉他眸中的泪水和诧异,一把抓住他细瘦的手腕往外带,步子过大以至于宋玄艰难跟着他,几步踉跄,却在电梯门即将打开时,将身上的大衣裹在宋玄头上,以防有人认出他。

宋玄迷蒙的任由他拉着自己离开,直到自己头上的大衣被拿开,光线霎时冲入眼中,他才反应过来。抬眼就是刘耀文紧皱的眉头和带怒的俊朗脸庞,看他转身回房他才匆匆追上去。

“耀文……”宋玄几步上前轻轻拽住他的衣袖,却被他猛然甩开。

沉默许久,刘耀文低沉磁性的声音才传入他耳中,带着几分失望和痛苦,“为什么?……你厌倦我了?要找新的床伴了?”

宋亚轩不可置信的抬头,泪水顷刻间溢满了眼眶,他从来不知晓,自己珍藏于心小心翼翼对待的感情在他眼里竟是床伴关系。

良久沉默,刘耀文看着低垂眼睫的宋玄,闪亮的眼眸逐渐黯淡下去,最后布满绝望 他回过身进卧室打算收拾自己那点仅有的东西离开,却不小心碰掉了摆在桌子上宋玄始终不让碰的盒子 。

盒子应声而落,里面的信封哗啦啦的散了满地,刘耀文低头捡起,不顾宋玄的阻止和抢夺,强行将那张浅紫色的信封拆开。

却在看到那张纸上的字后蓦然怔住。

04

天空有些昏暗,乌云压的很低,密密的将所有的阳光都遮起。

宋亚轩低垂着头拿着刚从图书馆里借出的书有些压抑的走在路边。图书馆离家很远,可是雨势却不会管这些,眼见着远方的黑云渐渐逼近,宋亚轩皱紧眉头加快了脚步。

可还是没用。雨还是伴随着一阵凉风下了起来 而且异常的大。感觉到自己身上已然湿了的衣服,宋亚轩打了一个哆嗦,抱紧怀里的书跑了起来。

不知是脚滑还是雨水过多,宋亚轩一个不稳便摔了下去。雨水混合着泥泞溅在自己的衣服和裤子上,他摸了摸疼痛的膝盖咬牙想站起身,却只是挣扎。

雨水顺着打湿的头发快要流进眼里,蓦然觉得头上没了水,一抬眼就是一把浅紫色的伞和一个浅浅笑着的瘦高少年。

他眼中闪着诧异,少年却还是笑着。然后俯身将他扶起,最后又把手中浅紫色的伞交到宋亚轩手上,反射弧过长的他直到少年冲进雨里骑上单车要离开他才急急开口,“你伞给我,你怎么办啊?”

那少年回过头来扯开一个笑容,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也模糊了少年的脸庞,带着变声期特有的音色就传入耳中,“没关系,反正我骑着车也用不上。”

直到少年骑着单车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雨中,宋亚轩才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刚才眼前都是他闪亮的眼眸和自己异常跳动的心脏,扰的自己脸颊发红。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暑假,宋亚轩的生活就在不断的补习和想着那少年的日子中度过。

开学的日子如期而至,宋亚轩穿着宽大的校服满心愁绪的进了校园。合上眼就是雨中那少年的脸庞,却在突然想到可能这一生只有这一面之缘后而苦涩不已。

眼前的光突然被挡住,落下一层阴影。宋亚轩疑惑睁眼却看见自己想念了一个暑假的少年就站在自己眼前,还穿着和自己一样的校服。

“你好学长,请问高一怎么走?”是那天落在心间的声音,宋亚轩迷迷糊糊的起身然后指路,直到少年离开他都不想到去问他的名字。

手轻轻一抖,落在练习册上的字就划破,宋亚轩烦躁的扔下笔然后仰起头看向窗外,阳光过于闪耀,刺的他眼睛发疼。

磨磨蹭蹭的收拾好书包,一下楼就听见一阵女生的尖叫,顺着声音看去是一群在球场上打着篮球流着汗的少年。像是所有目光都定在一个人身上,宋亚轩第一眼就看见了刘耀文。

此时他穿着白色的衬衫,额前的刘海湿嗒嗒的贴在上面,却不影响他好看分明的脸庞。打着篮球的他看起来阳光又张扬,把所有这个年纪该有的美好都揉进了自己身上。

宋亚轩定定的站在那里看着他,直到他们结束他才清醒一些,眼见着越来越近的刘耀文,他心跳如鼓,一咬牙叫住了他。

“同学……”糯糯的软软的声音,像是团子一样,刘耀文回头看向竟发现,这声音的主人更是只团子。

突然想起眼前看起来有些局促不安的团子就是前几天开学给自己指路的学长,刘耀文礼貌性的笑笑,然后回应道,“什么事吗?学长。”

“……你不记得我了吗?之前暑假的时候你……给了我一把伞。”宋亚轩紧张的直拽衣服,说话都有些断续。

刘耀文皱紧眉头仔细回想,才想起确实是有这么一件事。当时他着急的骑着车子要赶回家,就看见前面摔倒了一个人,然后就见那人挣扎起身最后抬头望天的模样,他一个心软就上前为他遮住雨水。

现下再一想,当时的情况简直活生生一只白白的糯米团子掉入了泥坑里。

刘耀文兀自想象着,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看着眼前人诧异的眼神,模糊间听见他说要还自己伞,清了清喉咙,道,“不用了,送给学长你了。”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眼见着他要离开的背影,宋亚轩一个没忍住就急急问出口,却在五秒后反应过来,尴尬又悸动的站在一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却没看见背对着他的刘耀文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语气轻快的告诉他自己的名字,然后抱着篮球离开,整个人都像是喝了蜜水一样欢悦又甜蜜。

“我叫刘耀文……”

宋亚轩站在原地摸摸念着他的名字,然后喜悦的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甜的能融化过往人的心。

摊开早已准备好的浅紫色信纸,宋亚轩拿着笔一笔一划的写下一行行字迹,每一笔都仿佛在祈祷一般虔诚。

阳光透过窗户,带着树影一片片的落在那张信纸上,斑驳了的是宋亚轩铭刻于心的字迹。

那之后,刘耀文和宋亚轩渐渐有了交集。他们两个偶尔会一起吃午饭,一起买汽水,一起上学放学。逐渐就成为了好朋友。

在学校甚至是形影不离,宋亚轩跟在刘耀文身后,满心的跳动和欢喜。紧握着手里浅紫色的信封,宋亚轩想勇敢的去跟他说明自己的感情,却在走到墙角转弯处被一阵声音阻断。

“你说这宋亚轩整天和刘耀文在一起是不是喜欢他啊?”说话的是班上一个清秀的女生。

“那谁能知道,说不准他们两个是同性恋呢?”

“你可别恶心我了,两个男的?同性恋,不怕得艾滋吗?”

“说不定人家就不怕呢……”

像是说着今天那家商店的衣服出新款了一样,却是把宋亚轩的心给踩碎。他蹲在角落里,泪水不断溢出,那两人的议论声还响在耳边,把他刚才所有的热情和勇气都殆尽。

第二天一整天宋亚轩都没有去上课,把自己闷在房间里说自己不舒服,无论家人怎么敲门都不回应。

他坐在桌前,任凭泪水顺着脸颊滴到衣领,颤抖着手在那张皱巴巴的信纸上写字,他抬眼苦笑,这场本不该有的暗恋该结束了。

后来他就一直躲着刘耀文,直到他升入高三听说刘耀文被一位导演选中去拍戏离开,他才惊觉自己已经许久未见他。

“如果我能以一个世人所接受的欢迎的身份和你在一起,他们是不是就不会议论了?”

所以到高考时,宋亚轩不顾父母的反对拼着命考进了表演学院,然后他改名为宋玄,开始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摸爬滚打起来。

直到他凭着自己的实力走红,并且稳定的成为了当红演员后,他找到了早已成为十八线演员的刘耀文。

却没想到九年后再见他竟是不认识了自己,连带着当时所有的那点自己珍藏于心的记忆一同忘记。

苦涩的看着信纸上的字,我当如何继续自己的暗恋?

05

刘耀文怔怔的看着手里信纸上的字,回过头看向沉默的宋玄,地上散落的信封证明这信写的时间很久,可他们却是在一个月前才相识。

蹲下身翻找着,最后摸索出一封有些褪色陈旧的信封,匆忙拆开,纸上的字迹让他红了眼眶。

他又如何能不认识这字迹?

眼前微红眼眶的人与记忆中模糊的身影彻底重合,他缓慢起身,低声轻喃着缠绕自己心间的名字,“宋亚轩……宋亚轩……”

“是我……”

猛地将他瘦削的身躯拉入怀中,紧紧拥着自己记忆中的人,他轻声在他耳边低喃,“不用写了……再也不用写了……”

再也不需要写这种情书了,我就在你身边和你一起。

月色顺着窗户洋洋洒洒的印入那信纸上的字迹间,上面一字一行所写的都是自己铭刻于心的字迹――刘耀文。

当贺峻霖被逼问是不是他发的图片时,贺峻霖委屈巴巴的眨着一双桃花眼,低声委屈的说什么不想让宋亚轩因为刘耀文而被一头猪给侮辱了,所以他才这样做。

刘耀文紧紧拥着宋亚轩瘦削柔软的身躯,满目心疼和柔情的道,他自己的前途不需要他那么委屈辛苦,直甜的贺峻霖牙疼,心里却是默默祝福着。

贺峻霖说那是宋亚轩十年来如一日的写着那最短的情书而起效,却没人知道当年刘耀文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宋亚轩时,心里有多喜悦又甜蜜。

他莫名的躲闪让他伤心又失望,最后被带走去做什么演员。可心里却没有一刻不想着他,直到自己在一场戏中从高处摔下来而遗忘他的脸庞,他都没有放弃自己的思恋。

看着桌上的白色信封,他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心里暗想自己也不用去写那最短的情书了,因为他就在自己身边。

一笔一划都刻满了他的模样――宋亚轩。

我写过最短的情书,便是你的名字。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