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qx🍁

折枝(二十二)

期末考完试了~撒花

最近闭关考试那么久没更,抱歉抱歉

有私设人物

偏执别扭磊X年下人妻昊

勿要上升真人






当萧平旌被吴磊笑嘻嘻的从马车上拥下来时,府内的侍人是又惊又喜的。他们万没有想到当年走时怀中抱着已然断气的小良一身鲜血的萧平旌时隔五年后还能回来,而且双眼竟还恢复了。

不过他们也是高兴的,眼见着这几年来吴磊日渐阴翳的模样和不断受寒毒折磨而垮下去的身体,他们是急得不行,可现下这殿下日思夜想之人回来了,他们也就算是放心一些了。

拥着萧平旌真实的体温吴磊连着嘴角都微微上扬,看着他不情愿又纠结的小模样他心里欢喜的不得了。牵起他修长分明的手带着他来到了当年的兰轩苑,一草一木皆是当年模样。

“你看,这里自你走后便未曾有人进过,只是我每日会亲自收拾打扫。是不是感觉和当年一样?”眼前人熟悉的眉眼印着那棵桃树投下来的树影,那双闪烁的眸子是吴磊从未见过的,心中些许不安,握着他的手又紧了几分。

倒不是他矫情, 而是他着实是太害怕再次和他分离了。

无人知晓,无数个夜晚自己从有他的梦境中惊醒,晃神才发觉颊上一片湿润温热,满心思念与怅然,伸手便是没有蜡烛的黑暗和永远触不到他的梦境。

萧平旌能感觉到他不觉加大的力气,抬眼便是他略微不安的桃花眸,掩盖了多年的思绪像是突然起风的海面一般,浪潮卷起,那熟悉又厌倦的悸动和心酸再次涌上。在自己都不知情下舒展了眉头,轻轻回握他,反应过来时才不自觉的咳一声。

吴磊感觉到回握的手指,心中一喜便拉着他走到了后院,那里一片翠竹,竹叶翩然,他还仍记得当年见他一袭青衫舞剑,竟是直直舞到自己心中了。

“平旌,再为我舞一次剑可好?”声音温柔缠绵,落入萧平旌耳中时烫的滚热。不觉红了耳根,萧平旌松开他的手便抽出腰间的佩剑,动作灵敏却逃不过吴磊的双眼。

浅笑一声,满眼便都是他随微风随竹叶起舞的身姿,一个动作一套剑法都落入了他的眼眸中,刚柔并济便是最好的形容。

当萧平旌一舞完毕后,他回身就看见吴磊微皱的眉头和轻颤的身体,急忙几步向前握住他的手臂,却被吴磊猛地抽回来。

“你这是怎么了?”萧平旌皱紧眉宇,看着他满眼温柔的将披风穿戴在自己身上。“无妨,许是快入冬了被冷着了。你许是不知,我这人最怕的便是冷。”吴磊轻轻笑着,手上为他系好披风的带子,身上的疼痛却被自己用内力狠狠压下去。

“当真?”“自是真的,骗你做什么。”吴磊无奈笑着,几步上前一把将萧平旌拥起,然后还不忘在他耳边吐着热气道,“你看,这像是有事的样子吗?若是你还不信,大可回房试试。”惹得萧平旌回头怒瞪他,颊上却一片微红。

他笑得眉眼弯弯,心下却是几分苦涩。

黄昏时分,萧平旌伴着余晖走在石子路上,身旁还跟着吴磊特地吩咐照顾他的侍人。低垂着眼睫,一抬眼便是一片梅树,树影内隐约一间院落。

回想着记忆中熟悉的路径和似曾相识的花香,他眼眸一闪,开口道,“我许久未归,不知章侍妾近年来如何了?”语气平淡,倒不是像对着杀了小良的仇人。

那侍人身形一顿,忙回道,“太子妃殿下许是不知,章侍妾早在五年前便去了。”态度恭敬,语气急迫,像是怕不小心惹急萧平旌一样。

“是吗……那他应当十分伤神了。”萧平旌复又低下头,以此来掩去眸子划过的酸涩。“不是的太子妃殿下……”那侍人急忙出口想要说出太子这些年的不易,却被突然出现的吴磊打断。

“初冬风冷,出来也不知披件披风,”吴磊眼眸含笑,几步上前将狐皮制好的披风裹在萧平旌瘦削的身子上,复又转头对着那侍人道,“太子妃疏忽了,竟是连你也疏忽了?如此一来如何照顾好他。”那侍人连连恕罪,然后几步后退开。

“你训斥他做什么,习武之人这点风还是受的住的。”萧平旌无奈笑笑,然后抓紧了身上的狐裘,那上面仿佛还留有他身上的檀木香气和温度,竟一时让自己贪恋起来。

“好,不训斥。只是这云番国冬风入骨,便是你也承受不住。”一步上前伸开手臂将眼前瘦削之人拥入怀中,桃花眸中满是痴迷。

微凉的颊贴在他跳动的温热的胸膛上,萧平旌蓦然便释然了。所谓心酸与仇恨,都应在他决定回到他身边陪他一同对抗他人时便烟消云散。

他也知晓,当在街上再次见到他时,心中所感受到的悸动与情绪便注定自己早已爱他入心,此生此世便也就如此了。

可他又何曾知晓,此时此刻拥着他的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想的?

吴磊抬眸,入眼便是抽出花芽的梅枝,低笑一声,在他耳边轻喃道,“平旌,等你我平定了三皇子之事,同我一起赏梅可好?”

“好。”萧平旌眉眼弯弯,满心心悦。

待到你我无恙归来时,我再为你折一次花枝簪在发间,便是吾心悦你,此生此世,唯你一人。












(大概还有两三章就要完结了,终于可以开新坑了~下章小太子与三皇子决战了,稍稍会虐……)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