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qx🍁

折枝(十三)

我再不更新折枝,恐怕我自己都要忘了剧情了……

挤干最后一点脑汁也要写出来

剧情狗血慎入

有私设人物

偏执别扭磊X年下人妻昊

勿要上升真人






















此时夜已过半,河流之上的花灯或明或暗都远远的飘散去往远方,那上面所寄托的愿心也连同着心底的悸动一同飘到远方。夜空中的焰火早已不再绽放,街上的人也稀疏起来,吴磊看着唇角含笑倚在自己肩头熟睡的萧平旌,不觉心里柔软一片。






他抬手轻抚了抚萧平旌白皙瘦削的脸,见那人无反应,便缓慢俯下头在他浅色的唇上轻轻柔柔的落下一个吻,动作温柔的像是对待一件至宝,一吻完毕他有些慌张的抬起头,面上平静的为他紧了紧身上的披风,然后手臂稍微一用力将他抱起,可红透的耳根却骗不了人。






他想自己许是喜欢上这个看似清冷寡淡实则温柔可爱的异国皇子了……






吴磊抱着怀里睡的安逸的萧平旌,缓慢走了几步后似是想到什么,脚下顿了顿,然后又有些无奈的暗叹一声,接着向太子府走去。





自己与他相伴同放花灯又因一支折下的花枝而忘了那等在花灯摊前一身红衣的章翎,他想自己明日许是又要去安慰他了,他许是又要哭哭啼啼的闹上了。眉头不觉蹙起,就连想一想都觉得头疼。




他们二人,一人卧于他宽阔温暖的怀中正睡的香甜,刚交出心确认自己感情的他就连梦中都是甜蜜与不安,一人正手臂微曲抱着那白皙纤细之人,满心悸动与纠结愁绪,月影将二人身影拉得很长,步履缓慢,却不晓得一旁阁楼之上的白衣人正紧握手中的折扇,满目凄然与不甘。

















他眨着迷蒙的的眸子坐了起来,不知自己如何回的府中也不知自己如何在床榻之上,可心下却了然,猜出了七八。




昨晚的记忆片刻之间便涌了上来,一想到簪在那人发间的桃花枝和那人轻柔的吻,面上便浮上了几分红色。萧平旌定了定心神,下床穿好鞋子便听见一声门响。入耳便是小良软糯又带着几分调皮的声音,“殿下你醒了?哎呀,这太子殿下头上的花枝当真不错,那花细细密密的开的真好。”






他低头笑了一声,却并没有责怪小良。眼前之人眼眸空洞却清澈异常,素日白皙的颊上浮上几抹浅红,皓齿洁白,唇角一颗虎牙露出,俊秀却不女气,美的晃眼。小良晃了一瞬心神,暗道这从小一起长大的殿下是越长越好看了,圣上和娘娘的优点他算是长全了。





萧平旌坐在梳妆台前任凭小良鼓捣,他低垂眉眼心绪早已不知飞到了哪去。小良絮絮的声音在耳边竟也因为走神而没听清。许久才突觉头上一痛,竟是那丫头因为自己走神而生气不轻不重扯了自己的头发。





“殿下你听没听我说话呀?”小良不满的声音从头上传来。萧平旌暗笑一声,佯装微怒的模样道,“你个臭丫头片子,还敢扯我的头发了?……你刚才说什么了?”小良自是知道殿下没有生气,便嘻嘻一声又道,“谁叫殿下你走神的。我刚才说呀,这宫中今晚设宴,说是要迎接一位仙医,宫中来人说,叫你和太子殿下准备好呢。”







“仙医?……莫不是又要抹那胭脂了?”萧平旌垂头思量了一会又突然抬头一脸不情愿。“自是。进宫当然要盛装了。”小良抿唇一笑,然后继续为萧平旌簪发。











这时日倒也快,也不过几个时辰便在萧平旌喝喝茶写写字中过去,这期间吴磊来了,为他备了一件锦衣,又将小良遣退,腻腻乎乎的抱着萧平旌许久,又轻轻柔柔的吻了吻他,闹得他赤红了耳廓,却依旧低垂眉眼佯做平静。







在萧平旌极其的不情愿下和小良强硬的逼迫下,他到底还是穿上锦袍抹上胭脂坐上了前往皇宫的马车。






这宫宴规模倒是不小,请的人也不少,除了正坐于上方的雍容华贵的皇后外还有那仪态万千的贵妃,太后身子不适便没有出席。此外,萧平旌听着一旁宫女的话道,还有皇子皇子妃,公主郡主,以及一些权贵大臣及富家千金。






他这刚一进殿,便觉得许多目光扫了过来,即使他看不见却因常年习武的原因而能感受到。从容淡定的和吴磊一同向皇帝皇后行了礼,便坐在吴磊身旁安坐在那。





他早都知道,这锦城之中有多少富家千金子弟爱慕着自己身旁的太子殿下,无论是因为他的相貌还是因为他那尊贵的太子身份,想必他们早已恨红了一双眼心中不知骂了多少次自己这个凭空出现的异国太子妃了罢。






萧平旌暗笑一声,心中却不知为何酸涩起来。又有何嫉妒的呢?这一厢情愿空送折枝的空头太子妃又有何嫉妒的呢?他们当嫉妒的应是此时正在太子府中半月后就就会成为侧妃的章翎啊。




他抬手端起酒杯饮了下去,辛辣的感觉直冲喉咙。咳嗽几声,便倚着皓白的腕子静静的听着身边的声音。





啧,尽是一些歌舞升平和虚伪恭维的声音,听的人耳朵发疼,也应当庆幸自己看不见,无须去看这些人的嘴脸,倒是清净。







良久他才听见宫人传报请那什么玉面仙医的声音,一阵脚步声后,便听见一个略微熟悉又平淡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传入耳中,萧平旌心中一下子来了兴致,微微晃了晃头,挺直了身躯。





他又倾耳听了许久,也是一些夸赞和恭维这仙医的话语,他不觉微皱眉头,心下道,这仙医当真不应在这皇宫之中,倒是污了他的仙气。





那一杯酒的劲头很快便上来,萧平旌暗自调整了许久却发现根本无用,他起身同小良一同走了出去,因为醉酒竟都忘了和吴磊说一声。





夜间的风有些微凉,习习吹在萧平旌脸上,让他清醒了一些。小良有些发冷的抚了抚胳膊,见萧平旌迷迷糊糊的倚在亭柱边,她说了一声回去取披风然后有些不放心的离开了。




萧平旌从喉咙中哼了一声应道,不久便听见一阵脚步声,他有些迷蒙的睁开双眼,然后声音极小的出声道,“小良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来人低笑一声,一把挥开了手中画着墨竹提着诗句的折扇,然后柔着嗓音道,“殿下,我不是小良哦。”萧平旌顿时清醒了几分,看不见就只能直起身子,又恢复那副淡然的模样回道,“竟是玉面仙医,是我唐突了。以为是自己的侍女。”




眼前之人他并不认识,他的模样自己也不知,可不知为何却有一种熟悉之感,似是从前就相识一般。萧平旌暗笑一声,想把这奇怪的想法压下去,便听见那人平静却温柔的声音传入耳中,





“平旌殿下许是不知,吾名并非什么玉面仙医,而为温童。”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