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qx🍁

折枝(十二)

高产~

这章大高甜,攻二也出现了~

要虐了……


剧情狗血慎入


有私设人物

偏执别扭磊x年下人妻昊

勿要上升真人
















看着那人懵懂着一双好看空洞的眸子不解的看向自己,又瞥了一眼那人细长手指握着的甜糕和含苞待放的花儿,吴磊气的咬着白牙,颇有些粗鲁的夺过他手中的甜糕扔到一旁,然后咬牙切齿的说:“平旌若是想吃,本殿下给你买就是了。又何必吃别人给的呢?”




萧平旌疑惑又无奈的笑笑,暗道这人怎的这般怪异幼稚,不过一块甜糕,竟这般执拗。他抚了抚腰间的佩剑道,“妾身并不是很想吃那甜糕,只不过扔了怪可惜的……“可惜什么?莫不是本殿下连一块甜糕都买不成了?”吴磊皱眉,语气不满的说道。




萧平旌无奈,只得住声。复又想起章翎,心中一涩,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就感到手上一阵暖意,竟是那人的大掌覆了上来。看不见他,却能听见那人低沉好听的嗓音里染上几分笑意,在自己耳边道,“时辰到了。走,平旌,我带你去放花灯去。”




未等萧平旌开口拒绝,便迈开步子牵着他向一个未知的方向走去。他跟在身后,心里温暖又苦涩,暗笑自己何为花灯都未曾见过,这人又为何如此执着呢?



良久,他感到那人松开了自己的手,一阵落寞和不安涌上心头,他有些迷茫的抬头,却突然感觉手上一沉,竟是一盏花灯落在了自己手中。那人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这花灯是……是我选的,平旌你摸摸可还满意?”



萧平旌闻言抬手细细抚摸着手中的花灯,材质精良,却不知为何摸着做工竟有些不尽人意,他想起那人刚才说话的不自在,和手中花灯的做工,他扯开唇角柔声一笑。连唇角的那颗虎牙都不安分的跑出,看的吴磊心中狂跳又高兴。




他心中知晓这花灯是他做的,不觉收紧了手臂,将花灯轻敛在怀中,低头咬着嘴唇笑着,吴磊似是明白那人已经知晓了,轻咳一声复又牵起他的手然后走到桥头。



“就放在这河中,再许下心愿一定应得。”吴磊笑着道,然后轻拿起萧平旌手中的花灯,升起灯来,紧握住那人的手蹲下身轻放在河中。彼时放花灯的人极多,河中灯火辉煌,一片璀璨。




萧平旌似是能看到眼前壮景,似是小良从小就在自己身旁给自己讲述的星空一般,他看不见却能感受的到。不觉笑弯了一双眸子,虎牙闪现着,吴磊看的心中悸动,低头噙住他浅色的唇,轻轻啄着,萧平旌能听到自己心中跳动的声音,似是贪恋,又似是欢喜,他不觉抓紧他胸膛前的衣料,在他怀中留下一抹发香。





萧平旌闭眼感受着这个轻柔的吻,他想,无论他是心有所属也好,还是怜悯愧于自己也好,他二十年来终究还是陷进去了,这个人,这颗心,这份情……




良久他松开他,看着那人微红的脸颊,躲闪的眼神,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欢喜和悸动,那是和他当年救下翎儿,并与他确认关系不一样的心境。



他不懂自己的心情亦不懂这份情愫,多载之后,那时他一身黄袍立于城上,才晓得,



对于章翎他只是喜欢,对于平旌,才是爱。刻入骨髓,噬进心头的爱……




惟愿与君好,盼君能知晓。



这是萧平旌站在桥头之上,对着一片灯火许下的愿心。既已失了这颗心,便盼望能与他朝暮相依,一如他少时看见的自己叔父叔母一般,琴瑟和鸣,与君相守。





倏忽间,他似是想到什么,匆忙转身抓住吴磊的手臂,道,“殿下可知这附近哪有桃花?”吴磊应声,然后带着他走到小巷中的一棵开的正盛的桃花树下,他伸出细长的手指,一点点抚摸着花瓣与花枝,最后折下一支开的最盛的花枝,抖落了几瓣花瓣,然后将花枝簪在吴磊发间。





吴磊疑惑而又讶异,却没说什么,花枝有些偏离的簪在自己发间,他抬手抚摸上面的几片花瓣和那花枝,心中疑惑却又心悦,花枝间抖落的花瓣落在萧平旌的披风和衣袍之上,他却浑然不知,只是浅笑看着吴磊。




折枝簪发间,惟愿与君同。岁岁长相守,萦绕于心间。





这是牧萧国的风俗,心悦此人便将折下的花枝簪于心悦之人的发间,有相守常伴之意,更是自己的欢喜与喜爱。




这花枝今日一簪,便注定他爱上了他,堵上了一切……









他与他相笑而对,却不见阁楼之上一男子正注视着他们,不过与其说是看着他们,不如说是只看着萧平旌。眼神炙热激动,连悠然握着纸扇的手都有些发抖。




男子脸庞俊逸不已,棱角分明,眼中闪现的诧异的激动显而易见,一身白衣飘诀,手握纸扇,一副仙人的模样。他口中喃喃着,却又不知说的是些什么,一旁的孩童似是被他这副模样惊到,半晌才出声道,“先生?先生?先生你……怎么了……”





男子回过神来,堪堪敛了心绪,他轻摇几下纸扇,浅浅一笑,道,“我终于寻到他了……终于寻到他了……”眼神却炙热迷恋,掏出收于衣襟中的手帕轻轻一嗅,那手帕看起陈旧,上面绣着兰花草木,男子眯眼一笑,然后继续低头喝茶。





我终于找到你了,平旌殿下……

评论(9)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