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qx🍁

折枝(七)

emm……昨天的小可爱们都说我卡车了

其实那是辆假车

其次,小可爱们可能不知道我是个不写肉的好孩纸

不过如果评论上都要求的话,我不介意把第一次写肉奉献给磊昊~



剧情狗血慎入

有私设人物



偏执别扭磊X年下人妻昊


勿要上升真人















萧平旌眼中湿润,眼尾发红,他双手被吴磊的大掌钳制住,一身的武功发作不了,只能任凭吴磊在自己的脖颈上舔舐吮吸留下一串串印子。



他不懂他为何要这么做,他不是也说过这夫妻之名不过是为了两国。



许是因为情欲缠身,就忘了眼前之人是谁了罢……他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他的翎儿了?


而他不知的是,他身上淡淡的若隐若现的兰花草木之香都提醒着吴磊怀中之人并不是他的翎儿,可他却不由自主的继续下去,像是迷了心窍一般。


可他不愿做他人的替身,更不愿将自己这样就交出去。萧平旌动了动,有些无奈,自己的力气果然不是他的对手。眼看吴磊就要将衣襟全部拉来,露出里衣,他突然心生一计。


“太子殿下……你要行夫妻之实,妾身无法反驳……只是章翎呢?”萧平旌挣脱开一只手,修长的手指抓紧吴磊肩上的衣料,示意他清醒过来。果然,此话一出,吴磊停下了动作,怔愣了许久松开了他。



他从他怀中逃离,颇有些狼狈踉跄的连退几步,眼尾发红,抬手捂着颈子上的痕迹,他急忙拉了拉衣领想要将它遮起来,即使他看不见。




吴磊看着他的举动,心中既恼怒失落,又心惊懊悔,他自知自己自控力一向很好,就是面对翎儿他也只是浅尝辄止,心中告诫自己要等与翎儿成亲后才可行周公之礼。可为什么方才自己就克制不住自己了呢?



许是想看到这一向不问世事的孤傲清雅之人的脸上露出其它模样吧……



吴磊平了平心绪,端坐在桌旁,看着萧平旌手握着衣领的模样,不知为何方才的恼怒又涌了上来,人人皆说他不得太子喜欢,方才正是一个可以打破传言的契机,可他却不愿意,倒是自己像是倒贴了一般。


难怪不讨人喜欢……




“你就这么不愿意与本太子有夫妻之实?你可知外面的人是怎么说的?”吴磊暗自想着,可话却也偏偏不经大脑的说出来了。萧平旌怔愣了一下, 脸色平静,声色淡然,道,“外面之人如何传说,妾身并不放在心上,”




“妾身只知,太子心爱之人并不是妾身,若是勉强,也是对太子不公平。”他松开握着衣领的手,垂下眼睫,纤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眼眸,让人看不清他在想什么。





许是从一开始他就从未看清眼前的失明之人。他原以为他与世无争是因为软弱,可那日他手握树条伶牙俐齿教训侍女的模样却证明他不是个逆来顺受之人。他原以为他生在皇室就注重面子,最受不得委屈,可成亲半月来自己未曾给过他好脸色,外面风言风语的嘲笑讽刺他,他却像是恍若未闻一般。





他从来都看不清他,自己的这个异国妻子。





他嗤笑一声,暗讽自己除了翎儿外又何尝对过任何一人如此上心,人家还偏偏不领情,当真是愚昧可笑。他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复又道,“那下次再査红痣,你当如何?”“妾身会与皇后说清楚。妾身已知道皇后的意思,这一月来还要委屈殿下了。一月后,殿下便可纳章翎为妾了。”萧平旌浅然一笑,几分苦涩却漫上了心头。





自己心中所向是征战沙场,而不是成为待在后院的妻子。可既然已经这般,他却也知道来则安之。可又试问,又有几个人肯让自己的夫君如此待自己的呢?他不是没见过夫妻二人琴瑟和鸣的样子。





他叔父与叔母便是例子,而他的叔母也是位白皙通透的男子。那年他十四岁,站在假山后听见了叔父叔母欢愉的说笑声,样子好不幸福,即使他看不见。




他也知道自己迟早也会嫁给一人,那人许是和自己一般喜欢舞剑的将军又许是温润为自己讲书共谈谋略的文官。他们或许长得并不好看只是普通人,可却是对自己一心一意。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远嫁他国,成为太子妃。也从大婚之夜便知,自己今后是得不到那般生活了。




他怔愣出神着,不知何时吴磊已然起身走出了屋子。因为按照皇后的意思他即使心中再气却也不能踏出兰轩苑,只得堪堪坐在桃树下那人经常做的矮桌旁,好平复一下自己的内心。





吴磊不经意的瞥了一眼,便见一张张宣纸整齐的放在一旁。他心下好奇,想起那日他熟稔的握笔书写,不觉伸手拿起了那一张张宣纸。那上面的字飘逸隽秀,异常好看,可这却是出自一个失明人的手。




他不觉的一张张翻看,上面写的诗皆是释然淡泊之诗,也有几首描述心中愤懑不得志的心情。不知不觉最后一张,而那张不是字却是一副画。





是一种说不出名的花,似桃花却又不似桃花,可颜色却是粉嫩夺目,怎么看都是桃花,可花瓣形状却又不太像。他抬眼看了一眼站在屋外门口的小良,他挥了挥手,示意小良过来。




小良不情不愿的走过来,便见吴磊拿着殿下画的画。不等她开口,吴磊便出了声。“这是太子妃画的?”“是。”“那这是什么花?本太子为何没见过?”吴磊又问道。小良垂下头,眼中闪过的一抹心疼,道,“这便是殿下你身后的桃树呀,殿下未曾见过桃花,将他画下来也是自己摸着桃花的花瓣形状和听人的描述才画下的。”






不知为何,心中复又涌起心疼,他又问道:“太子妃可是出生来便看不见,还是后来得了什么病?”“生来殿下那双眼睛便看不见,这是随了殿下的生母,皇后娘娘。”小良皱着眉回答着。





吴磊想到今日母后同自己说,萧平旌是唯一的皇子又想到从他出生一刻起,便不曾见过这世间,不知为何刚才的怒气尽数散去,徒留一抹心疼和怜惜。





再次回屋后,萧平旌正穿着一袭月白色的衣袍,看来是刚刚沐过浴,头发不再束成马尾,而是披散开来,乌黑柔韧的青丝几缕落在肩头,他合着那双含笑的眸子,皓白的腕子支着瘦削的下巴,方才留在他手臂的红印微微露出,白皙的脸庞在月色的映照下显得朦胧起来,浅色粉嫩的嘴唇,看的吴磊一阵心动。




他是好看的,吴磊心想。大婚之夜他喝得烂醉,没有细看便断定他不好看,可第二日见他身着蓝袍,贴在身上的锦缎勾勒出他纤细结实的腰身,眼尾胭脂明艳动人他便知道他是好看的。





不同于翎儿的柔美,这种美美而不柔,没有过分的女子气,带着一股淡然孤傲的仙人之感却又有少年独属的干净气息,看得人心中发紧。





他悄然走近俯身轻轻抱起了他,动作轻柔的连自己都惊讶。啧,太轻了。这是他惊讶后唯一的想法。




却不想这细小轻微的动作却还是惊醒了浅睡的人,他睁开迷蒙湿润的眸子,空洞中带着讶异,微微挣扎起来,张了几次口,沙哑细小的声音才从嗓子里出来,“妾身可以自己走……”“已然抱在怀里了,就先不放开了。”吴磊唇角漾开笑意,这人这副迷茫受惊的模样倒是好看的紧。




轻柔的将人放在床上,刚想扯来被子为他盖上便见他挣扎着要起身,伸手抚上他肩膀让他躺下。却听那人道,“这床是为殿下铺的,殿下今晚睡这……妾身在地上休息便可。”





他听得一阵心疼微恼,索性衣袍也不脱,脱下鞋子便挤上了床榻,见那人又要挣扎起身一只长臂捞过他钳在怀里,不让人跑,一手扯起被子盖在两人身上。





那人还在挣扎,他皱眉将他抱在怀里更紧,轻咬他耳垂一下,复又轻声在耳边道:“放心,本太子什么都不做,就只是这样躺着,乖乖的。”





他微红了耳朵,感到那人轻吐的热气呼在耳上,听着那人强劲有力的心跳,和现在自己爱着的温暖胸膛,他停止了挣扎,不知为何,二十年来第一次心跳比平时快了许多。






萧平旌虽然因为身份和眼睛使然,从小性格便寡淡泰然,可在感情一方面他却涉世未深,毫无所知。所以他闭上了眼,压下了心头的跳动和异样,心想是不是今日杏花开的更盛了,自己又过敏了?





明日要叫小良把软膏准备好,以免再次过敏……




他心想着,头上面传来了吴磊低沉好听的声音,他听到他轻声道,“过几日便是锦城一年一度的花灯节,到时大街上有花灯会,我带你去好不好?”





他本想拒绝,却不知为何,声音从喉咙里滚出来后便变成了“好”,他羞红了双颊,将头埋在被子下,好在是夜里,他看不见,却没见吴磊因为他一个好字而扯开的唇角和露出的白牙。















(先甜几章,让两个人感情升升温,然后呢就想把章翎拿出来作一作,不想把章翎写的太坏,毕竟那是自己喜欢那么多年的爱人怎么也会嫉妒,但这个过于娘的小翎儿也是会走过激的方法设计皮筋的……然后皮筋心灰意冷之时,便是暖心而又柔情的攻二出现之时了哦哈哈哈)


但是要容我想想怎么让章翎设计皮筋,感觉平时看的宫斗剧也就只有甄嬛传了…emm……小可爱们要是有什么建议可以评论出来哦~这样我可以采取一下,不然……灵感就断了啊……

评论(1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