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qx🍁

折枝(二)

嗖嗖高产中,反响不错继续更~


本来以为是烂俗的先婚后爱渣攻梗应该没人喜欢,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有很多人想看小然被欺负的(笑容变态jpg.)



废话不说,上文~



有私设人物



偏执别扭磊X年下人妻昊(攻略渣)



勿要上升真人

















“殿下若是嫌弃妾身双目失明,大可以向皇帝说明,一纸休书休了妾身然后再将妾身送回原国……妾身绝无怨言……”男子低垂下眼睫然后澄澈的嗓音淡漠的说着,语气淡漠仿佛不是在说自己。



“哼,你是想置本太子于不仁不义之地。两国交好和亲我却以异国皇子失明为由休了你,传出去让百姓如何看我。”吴磊冷笑一声,然后沉着声音道。

“那就只能委屈殿下,接受我这么一个失明妻子。”男子柔柔一笑,空洞的眼眸看向太子。太子只觉心头跳动加快一瞬,然后他愤愤摔门而去。

徒留男子一人眼眸迷茫的望着窗外,却什么也看不到,只是漆黑一片……






在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翎儿之后,吴磊把刚才心头的一阵悸动抛在了脑后。有什么好悸动的,那人既没有柔软的身段,又没有美艳动人的容貌,连翎儿的万分之一都及不上,又有什么资格做自己的太子妃。



除了,他的身份。




他是异国皇子,乃是皇族之人,而自己的翎儿,不过是他年少时救下的逃奴。身份之差,差的太多。即使他不在意他的身份,可是他身为太子,生在皇室,却又不得不在意他的身份。




若翎儿是异国皇子,今日与自己在喜房中的便是他。




“磊,你怎么了?”章翎看着吴磊微蹙的眉,他抬手抚平他的眉头然后细语问道。“我娶了别人,你就不难过吗?”“自是难过……只是你身为太子不得不这么做。”章翎轻柔一笑然后低声说着。




“翎儿你放心,等到时间久了,我看准时机便找个机会休了那个异国皇子,到时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娶你了。”吴磊握住抚在他眉间的细长手指放在唇边吻了吻,道。





“你不必为难,我可以一直等你。只是你要和他保持好关系,不然我会吃醋。而且若是……”“若是什么?”吴磊眼中温柔一点一点漾开,接着追问。




“若是有一日你当真对他动了心,到时我便会放手离开。毕竟那时你心中之人已不是我,我还留在这也是自讨无趣……”“翎儿!你说什么呢?我不可能对那个异国皇子动心,你放心我发誓。”吴磊出声打断了他,然后像是急于解释一般低头擒住了他的软唇。





温柔厮磨,辗转缠绵,这才是自己的心爱之人,至于那个相貌平平的异国皇子他只能是个和亲的礼物。



就在两人意乱情迷之时,吴磊却突然停了下来。他轻轻拥着章翎,调匀急促的呼吸。“磊……为什么不继续……”章翎微喘的声音从怀中传来。




“翎儿,等我,等我真正娶你为妻那天,那一天才可以……”吴磊低头轻吻了一下章翎的唇角然后拥着他合上了眼。却没见,章翎眼中的湿润。













翌日――






萧平旌清晨便早早的起了身,小良告诉他按照云番国皇室的规矩第二日是要进宫向太后皇后奉茶,然后再让宫人检查手臂上的红痣消没消失。




若是消失,则证明二人已有夫妻之实,可萧平旌知道,小良也知道太子昨晚就离开了这红痣怎么可能消失呢。



小良为他选了一件蓝白相间,用银线绣着锦云图案的锦袍为他穿上,然后用玉冠和玉簪将他的头发挽成髻,徒留额前几缕碎发修饰。小良看着镜中过分白皙清丽的萧平旌,暗暗叹了口气,这么好的皇子殿下怎么偏偏嫁给了那么一个高傲嚣张的太子。




良久,小良踌躇了许久然后才道,“殿下,这红痣是不可能消失的,要不你就直接告诉这里的皇后和太后得了,正好还可以让那个太子收敛些。”






“……小良,你去把我的匕首取来。”萧平旌低头思索了一会才道。“殿下你要干什么呀?”“去吧,听话。”萧平旌对着小良微微一笑,然后像哄小孩一样的语气哄着小良。




萧平旌握着匕首,然后问道小良,“小良,那颗红痣在哪里?你摸一下告诉我。”“殿下你到底要干嘛呀?”小良慌了心神,死活不肯听话。




“小良,乖。你难道想让我被那些宫妃嘲笑新婚之夜被夫君抛下独守空房吗?我这不是在帮他,是在帮我自己。你别忘了,我是异国皇子,我的一言一行都象征着我国,绝对不能落下话柄。”萧平旌敛了笑意严肃道。




小良红了眼眶然后手指微颤的摸上那颗红痣,萧平旌感到触感举起匕首对着那块地方划了下去。鲜血顿时涌出,小良低呼一声,眼泪差点掉下来。




“傻丫头还傻站着,快去拿药粉和帕子帮我包扎起来啊,难不成你想看我失血而死吗?”他微微笑着,嘴角的一颗尖牙露出,美的不像话。




“都这样了殿下你还打趣,你这是何苦呢?”小良拿来药粉细细撒在伤口上然后用帕子包扎起来,嘴里还絮絮的责怪萧平旌。



他只是苦涩笑着,眼前依旧一片漆黑。




一阵脚步声传来,萧平旌听着他知道是那个太子殿下回来了。“看来你已经收拾妥当了,那我现在叫人备马车,一会便进宫罢。”吴磊站在门口看着萧平旌,昨晚喝的过多,醉的太狠,没有看清他的模样便断定他是相貌平平之人。如今细细看来倒是颇有几分姿色。





虽然和自己的翎儿比起来差了许多。





“如此甚好。”他低应一句然后起身将刚才用过的匕首不动声色的放回包裹。吴磊站在门口,想了想还是走了进来,眼睛一瞥便看见小良满眼愤怒的看着自己,他心下一惊,自己不就是昨晚喝醉呵斥了她几句吗,这么大脾气现在还记得呢?






“小良,你先出去罢。”萧平旌道,语气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温柔只是平静淡漠。“今日肯定要检查红痣,你知道怎么办吧?”吴磊坐在桌旁,为自己倒了杯茶。





“殿下放心,妾身明白。”萧平旌修长的手指不觉拽了拽刚才受伤的手臂外的衣袖,然后应道。





“如此甚好。”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