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qx🍁

十三年仍未归番外之白狐泣

emm……还以为要下周更番外,没想到一时手痒就想发了

第一视觉

嗯……勿要上升真人



















我于一片梨花林中出生,那时的我什么都不懂,只知整天随着兄弟们四处乱逛,寻找食物。我曾在溪水中看见过自己的样子,通身雪白,有着一双琥珀色的眸子,还有一条许多白狐羡慕的毛茸茸的尾巴。






看着兄弟阿姊们努力的吸取精华就是为了化为人形,我却不懂为何一定要修炼成人。我问阿姊,阿姊说,因为可以像人一样遇见自己喜爱之人,然后共度余生。






可我依旧一知半解,也没想过去刻意吸取精华修炼。日子就那么一天天过,可直到我亲眼看见父亲母亲还有兄弟阿姊们倒在血泊中时,看见人类贪婪的目光,我才知道什么叫弱肉强食,我匆匆跑掉,任由那些人类杀死自己的亲人。







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就算不是为了什么喜欢的人,共度余生,就算为了不让自己被人类杀死,自己也要修炼。






所以从那以后我不再顽皮,四处乱逛,将自己关在梨花谷内潜心修炼。每逢月圆之夜,便会跑出来吸取精华,很多花林中的妖告诉我,吸食人类的精魄会更快变为人形,可我却从未杀过人。







所以很多小妖皆嘲笑我,说什么活该修炼的慢,我却不以为然,精心于修炼。终于过了百年,在其他小妖都离开梨花林很久后,我变为了人形。






我看见了溪水里的自己,皮肤白皙,唇红齿白,琥珀眸子,还有一对笑起来就会出现的梨涡。这算是成功了吧?






我在谷中昏睡了三日,然后才浑浑噩噩的起来,我尝试着去山下的人类小镇,看是不是真的成功了,我发现没有人会害怕我,甚至有的姑娘会投来奇怪的目光。






自那之后,我便又开始修炼法术修为,在把自己关在谷内之前我在后山种了一片梨花,我笑意盈盈的看着它们,希望下次出谷时,他们能长成自己出生的地方那样美。






我不知又过了多少年,我只知再次出谷时,梨花长满了一片,像极了我出生的地方。然后不知何时,我成了妖界人人提起都会钦佩的狐仙。我不以为然,依旧在梨花谷中过着舒心的日子。







可是不知什么时候起,人类就流传了一个谣言,说什么山中有狐仙,吸食孩童精魄,若想不死,必交出孩童。以孩童之血吸引来狐仙便会保他们平安。我听着花妖带来的谣言,微微皱眉,这种事情我从未做过。






所以当我听说有一波人带着一个孩子来到山下竹林内时,我便赶了过去。因为我知道,这些人类为了活命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当我赶到时,一个中年男人正举起一把短刀要刺向小小的懵懂无知的孩子。我情急之下,施法刮起一阵风,然后就站在了他们面前。





他们很怕我,明明猎杀其它白狐时他们一点都不怕,可偏偏面对我就很害怕,就好像我随时都会杀了他们一样。所以我化作人形,希望减少他们的恐惧。




可,却适得其反,他们倒是被我的样子吓跑了,难不成丑?





然后我看着他们逃跑的背影叹了口气,才想起还有一个糯米团子正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但我确实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看的孩子,即使很小,却很动人。水汪汪的桃花眼,白皙的皮肤,肉嘟嘟的脸,还有软糯的声音。让我不忍,所以我便收留了他。让他唤我为父亲。




千年来,自己也需要个人来陪着了……






那孩子起初很畏手畏脚的,他做什么都是手忙脚乱,满眼惊惶,生怕我动怒责怪他。我就试图好好和他说话,让他解开心结,不再怕我。我还说要教他武功法术,他很聪明也很懂事,学习的很快,就算勉强也会尽力做到最好。






后来日子一天天过着,这孩子终于放开。有一晚我正坐在梨花树上看月亮时,他哭红那双平时透彻的眼睛来唤我。





“父亲……父亲……”他带着哭腔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打断,我急忙往下看了一眼就看见他背着月光,满眼泪水,我心下一惊,匆匆跳了下去,为他拭去泪。





“怎么了?”我柔声道。“父亲……为什么我阿爹阿娘不要我了……”他还在啜泣着,声音哽咽鼻尖通红。那时我才发现,什么懂事聪明都是他的隐忍,直到一个月后他才愿意袒露心声。






“小凯乖,你阿爹阿娘没有不要你,他们只是把你送到我这来,让我教你武功法术,他们没有不要你……”我不知怎么回答,只能不断安慰他,要我怎么说,难道我要说他父母为了活命想要杀了他吗?我做不到。







“真的吗?”小孩依旧啜泣着,但眼眸却亮亮的,看来是相信了我的话,我连忙点头,笑着为他擦泪。“父亲……我饿了……”随着一声怪响,小孩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然后小声说道。我温柔一笑然后拉起他的手,“走,父亲给你做梨花糕去。”














自那以后他再也没有问过这个问题,也没有为此哭过。对于狐仙来说几载的时光很普通,可对于一个人类来说,几载便可让他长大变了模样。





所以看着眼前从前的糯米团子变成如今棱角渐明的少年,我不知是悲是喜,喜的是他终于长大,悲的是他迟早会离开。





那少年虎牙尖尖,手握长剑,不断挥舞着我教他的招式,然后又停下来对我说他要成为将军的远大抱负。我嘴角含笑,满目柔情,看着他意气风发的模样。






后来那少年闯入了后山禁地,我心急如焚跑去了后山怕他受伤。灵蛇看着我的面子放了他一马,可灵蛇最后的话却让我很疑惑。





我一手带大的孩子为何要小心他?






可我发现自从那以后,那孩子便疏远了我。不愿意让我离得过近,不愿意让我为他洗衣服,不愿意让我为他洗后背,一切亲密的事情他都躲避。也罢,许是年龄大了知道害羞了罢……






然后又是三年,那少年已然变为成熟男子的模样,满身阴翳,棱角分明。





那一日我立在梨花树下等他下山除妖回来,可他回来却一脸心事的模样,踌躇了半晌,才从梨花树上折下一支花簪在了我发间。我惊讶,却也高兴。






只是那人却突然就变了,退去了平日的意气风发的模样,满身戾气,眼中是疯狂和偏执,直到那时我才知道他对我的心意。






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对我的感情变化了,变成一份炙热,我不敢触碰也不能触碰的感情……














后来我到底还是接受他了,我承认我不是个好父亲,耽误了他的一生,所以在他说要参军征战沙场时,我没有埋怨和不甘,只有放手。





我愿意等他回来,我知道他此行凶多吉少,所以我不惜散尽修为悉数灌入了他的体内,为了就是能保他一命。那之后,我很虚弱,没有了修为的狐仙就如同离了根的花瓣一般,摇摇欲坠,只靠苦涩的药汁维持着。





那孩子到底走了,他双眼通红,满目不舍,我却笑笑抚摸着他的头,我说我会等他。不管多长时间……






可我没想到,我却因为容貌被人类的帝王带入了皇宫。他赐我宫殿,赏我金钱,我却能看见他眼中的欲望。所以我冷漠,我反抗,我挣扎,为了就是离开这里。






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嫔妃男宠争风吃醋的地方。





可那帝王却想逼我就范,绝望之下我用剪刀毁了自己的脸,那张令人惊艳的脸。我以为没了那张脸他会放我走,可他却封我为侍君,把我囚禁于宫中。





我抬眼便是宫墙四方的天,再也没有自由。可却不再见那帝王中的欲望,只见深情和怜惜。我逐渐不再讨厌他,却不能原谅他。






我回到了梨花镇,依旧没变,我回到了梨花谷,那里有我和他的所有回忆。我期盼着他快些回来,好能与我共度余生。





可我却从爱慕他的姑娘口中得知他消失了,我痛苦不已,求那帝王帮我。我看见他眼底苦涩一闪而过,却还是答应了。





从那以后我就日日夜夜的盼着,能快些有他的消息。可每次都是满心希翼,然后失望。这样盼啊盼的日子一过就是许多年,等我反应过来时,已经十三年了。





可那人终究还是没回来……





我知道我不行了,这些年来熬干了我所有的心血。终于在听到帝王说有人见到过他时,我安然离去了,我听见了意识迷糊前帝王啜泣的声音,我却说不出安慰的话了,只能含笑睡过去。





不声不响,化为白狐……




意识抽干前,我突然想起千年前我问阿姊,为何要修炼时,阿姊说,





“为了与自己喜爱之人相知相惜,共度余生……”





哦,阿姊,我明白了,我这也算与自己喜爱之人,相知相惜,共度余生了罢?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