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qx🍁

霜雪吹白头,也算是白首。(八)

作业写完了!好开森。^ω^

答应我,不要上升真人哦。

尹柯皱了皱眉,把巧克力掰开一半送到了邬童手里。

“还不知道萤火虫什么时候出现呢,还是补充一下体力吧。”尹柯笑着说道。“……好吧。你看!”邬童接过巧克力,却被一闪而过的亮光吸引。

“萤火虫出现了!”邬童兴奋的笑出虎牙,一把拉起尹柯,带他跑到萤火虫密集的地方。

万籁俱寂,只剩下满夜空的萤火虫,像是夜晚的小精灵,邬童和尹柯就这么拉着手抬头仰望着这些舞动着的星光。

“好美啊。”尹柯不禁发出感叹。而在邬童眼里这满夜萤火也美不过尹柯一双丹凤眼里的星空。他笑了,是发自内心的笑,耀眼的让邬童移不开眼。

满天的星星都不见了,原来是都落在了你的双眸中。

心跳仿佛停止了一般,等尹柯反应过来时,邬童已经吻上了自己。不做挣扎的闭上眼,邬童,我心动了,你要负责啊。

“尹柯……我喜欢你……”邬童紧紧抱着尹柯,声音低沉的在尹柯耳边说道。“……我也喜欢你。”

邬童突然觉得自己就一直在这个小镇上住下去也很好,就只有自己和尹柯两个人,一直这样下去。在这个牵牛小院里白头偕老。

直到那天,一切都打乱了。

“邬童,你明天带我去萤火森林好吗?”尹柯看着浇完花进来的邬童举着手机有些兴奋的对邬童说道。“可以啊,你想去我们就去。”邬童宠溺的说道。

“嗯嗯,我还没去过呢,不知道什么样子。”尹柯笑着说。“小柯,你怎么了?我们……不是7月份时候去过的吗?”邬童皱着眉问道。

“……啊,我记性不太好,有些忘了。那个,我……明天就先不去了。我朋友找我有些事。”银卡拿着手机的手顿了顿,然后有些慌张的说道。“……嗯。”

尹柯看着手里的诊断书,不禁觉得从脚底往上冒寒意。医生的话不断在耳朵里回响:“你这是先天性失忆症,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忘记所有的记忆,很难治啊……”

失忆症吗?自己早都该知道。怪不得自己对自己的父母没印象,怪不得自己忘了小镇上有萤火森林,怪不得自己快忘了,自己是怎么和邬童在一起的。

是不是,再过一段时间自己也会忘了邬童?

把诊断书撕碎,尹柯拿出了手机拨给了自己刚认识没多久的朋友,班小松。

“……小松,你帮我订一张去日本的机票吧。”

“你就当我是个玩弄感情的人吧。”这是尹柯最后一次和邬童说的话。之后,手机关机,杳无音信。

时间过去了半个月,邬童从没放弃寻找尹柯,他知道,他一定是有什么苦衷。

大脑一片混沌,那些该有的记忆通通涌了上来。那梨涡浅笑的白衣少年,那容颜艳丽的红衣将军,那温柔如水的水蓝身影。

小七,千玺,尹柯……

“尹柯!”邬童蓦地惊醒,大喊了一声缠绕自己心头的那人的名字。他突然知道了尹柯去了哪里。

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弄丢你了!

东京的街道上,白雪覆盖了大地,邬童一边给班小松打着电话,一边寻找着那人的身影。

班小松始终不肯接听,邬童着急的恨不得翻遍整个东京。

那人说过,自己想去日本,去看一看那里的樱花。

“先生,你的钱包掉了。”一样的声音,一样的话语,邬童放下了手机,缓慢回头看去。

梨涡浅浅,是那自己爱了三世的人儿。

“喂。”班小松终于接听了电话,语气有些无奈。邬童把手机放在耳边,声音干涩沙哑的开口:“他……到底怎么了?”“先天性失忆症 ,他不想让你痛苦,也不想忘了你……”班小松有些痛心的回答道。

“先生?”尹柯看了一眼眼眶发红的邬童有些疑惑的问道。“谢谢……你好,我叫邬童。”邬童拿回钱包虎牙着凉的说道。

没关系了,就算你忘了我,我也不会再放手了。无论你是小千,千玺,还是尹柯。

“……我叫尹柯。你好。”

天空中又飘扬起雪花,片片落在了两人头上,只是这一次,无须霜雪染白头而白首,而是你我真的能白头偕老。




霜雪完结了!撒花!^o^今天晚上或者下周开新篇,名字叫做《余生》,是现代文哦。

希望大家能够支持!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