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qx🍁

霜雪吹白头,也算是白首。(四)

我来更文了,虽然有点晚。

答应我,不要上升真人。

千玺至今还记忆犹新,那时阳光爱笑的少年是如何变为现在这阴晴不定的帝王的。

寂静的林子里,偶尔传出几声鸟鸣,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鸟儿被惊动,飞起。

八年前的易烊千玺是一个逃奴,从一个小国逃出来的奴隶。

少年又瘦又矮,褴褛的衣服脏旧不堪,脸上是尘土与污秽,可少年全然不顾这些,只是不断奔跑着,一双丹凤眼不时紧张的回头望一望。

自己和几个奴隶一同逃出来,没过一刻,便惊动了那些门阀子弟,那些人断不肯饶过他们,立即下令捉拿逃奴,杀无赦。

一路上,那几个奴隶皆死,只剩千玺一人。如若不是千玺身手敏捷,会些拳脚,恐怕也在劫难逃。

整整两天易烊千玺一直在躲避那些人的追捕,如今好不容易甩掉了他们,也需要个地方休息一下了。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千玺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一间破庙,走了进去,坐在地上,双手抱住膝盖,似乎这样便能暖和一点,安全一些。

泪一滴一滴落下,两天里只顾逃命,他又怎会不记得,是如何亲眼看着母亲倒下的情景,那可是他唯一的亲人啊。

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伴随着说话的声音,千玺抹了一把泪,眼神警惕起来,一手摸起旁边的碎石,一边把自己的小小身躯藏起来。

进来的是两个人,一个人高马大,似乎是武将,另一个则比自己稍稍高些,也是个少年。千玺思量着要如何把那大个子打倒,然后跑出去。

石子忽的飞出,率先反应过来的不是那武将,而是那一身蓝衣的少年。少年眼疾手快,用手中的弓箭把石子扫向一旁。然后,目光紧盯着始作俑者。

“你是?”蓝衣少年眼神虽警惕,但看到千玺这副狼狈模样,恐怕也不是什么杀手,便语气柔和的问了一句。

“…………”千玺没有回答,目光只是锁在少年身上,他羡慕,那样厉害的身手。“喂,我们皇……公子问你话呢!”旁边的武将见千玺不做声,暴躁的脾气上来,对着千玺呵到。

“……不用掩饰了,龙渊国二皇子,当今皇后之子,王俊凯,对吗?”千玺一字一句说道。早就听闻龙渊国二皇子生的一双桃花眼,听那些奴隶们说,这眼睛像龙渊国的第一美女,当今皇后的那双,没想到,此时还真能见识一下。

“你好聪明啊。你既然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那可以告诉我你了吧?”蓝衣少年笑容荡漾,尖尖虎牙露出,就算是外面风雨交加,但仿佛也被这笑容拂柔了。

“……与你何干?”千玺愣愣的回神说道,他已经多久没见过这样的笑容了,就算是母亲,可也是每日为了如何活命而满面愁容,这样的笑容,他自己都快忘了。

“你,你是不是没地方去?不然,我带你回去?”蓝衣少年咬了咬唇,带着些试探问道。“……你愿意带我回去?”千玺抬头,丹凤眼中满是星光,就是这一双在月光下盛满星光的双眸让王俊凯陷了下去。

永生永世……

王俊凯带着千玺回到了宫里,以自己贴身侍卫的身份。在看到千玺沐浴完,收拾整齐,一身黑衣出来时,王俊凯确实愣住了。

他只晓得,那夜他丹凤双眸异常璀璨,却不知,他容颜有多艳丽。艳丽到,他给了千玺一张面具,让他遮住自己的容貌,艳丽到,这容颜只想他自己一人看见,一人独有。

自此,王俊凯便教千玺武功,招式,内力。休息之余,王俊凯坐于柳树之下看书,千玺便立于一旁,一张面具遮住了脸,青丝随风飘扬,面具下的琥珀双眸盯着看书的蓝衣人。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四年。所有的变故是在那天。

宫外的莲花池旁,千玺撑伞站在旁边,手中是王俊凯给他的白玉。他们约好,要在这里见面。

“易侍卫!你快去看看殿下吧!他……”是王俊凯身边的小太监,他匆匆跑来,不顾雨水打湿了自己。

千玺心里一惊,将手中白玉塞进怀里,匆匆上马,然后快马加鞭进了皇宫。

然后他看见了这六年来自己没见过的王俊凯。痛恨,疯狂,颓废,阴翳。

王俊凯站在雨中,抬头看着天空,他到现在才要必须清楚,他的母亲,那位母仪天下,和蔼可亲的皇后走了。赐死她的人,便是她心心念念的丈夫,和那所谓的姐妹,贤妃。

手中紧握着母亲最爱的凤钗,她说,那是她当年当上皇后,父亲亲手赠予的。如今,想来也是笑话。

“小凯……”千玺下马,一步一步向王俊凯走去,他怎会不知,至亲之人离去是多痛彻心扉的事。他曾想过,有着那样笑容的他,自己一定要拼尽全力守护好,可如今,自己终是什么都没做到。

“千玺……没了……唯一的,没了……”王俊凯紧紧抱住千玺,泪水一滴一滴落在千玺肩头,混合着雨水直流进千玺心里。“小凯,你还有我……你还有我……”一下一下轻轻拍着王俊凯的背,像是哄一个小孩子一样。

“是她!是贤妃!……我要杀了她!”猛地推开千玺,王俊凯双眼猩红,恨意在眼中流转,他要冲出殿门,去杀了那恶毒的女人。

“小凯!不要冲动!”千玺一把拉住王俊凯,眼眶微红,这样的他自己怎么可能会不心疼。可他低估了王俊凯的内力,也高估了自己,所以被王俊凯甩开,跌倒在一旁。

“小凯!”嘀嗒,嘀嗒,血顺着凤钗一滴一滴落下,王俊凯怔怔看着手中的凤钗,那钗子生生刺进了千玺的手掌里。

“……小凯,不要冲动,贤妃除掉娘娘,下一个目标便是你,你只有在她手下好好活下去,只有活着,才能雪恨。”千玺不顾手掌的钝痛,琥珀双眸紧紧盯着他的桃花眼说道。

“千玺……”王俊凯将千玺拥入怀中,泪顺着脸颊不断流下。

此后,王俊凯不再笑过,也不再和千玺走的过近,从前的蓝衣也换为了锦袍,渐渐有了皇族的阴翳。

千玺知道,有些东西再也回不来了。

时间转瞬便是三年,三年里王俊凯运筹帷幄,步步算计,取得了贤妃的信任,也让皇帝异常看重。终于,在皇帝的亲谕和众大臣的同意下,成为了太子。

表面的王俊凯事事谨慎,忠心耿耿,实则却暗自招兵买马,在朝廷大臣中有很大的威望。

在他成为太子后 ,他知道,一切时机都成熟了。

那是贤妃寿辰前一夜,王俊凯把千玺约了出来,两人坐在房屋上,抬头看着月亮,没有言语。

“千玺,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会支持我,对吗?”王俊凯握住千玺的手,悠悠开口问道。“嗯。”无须多言,只要一个字肯定,便让王俊凯安下心来。

天下若与你为敌,我便与天下为敌 。

第二日,贤妃寿辰上,平日那温顺的绵羊终于掀开了羊皮,露出了利爪。

王俊凯,反了!

血染朝殿,王俊凯坐在沾染鲜血的龙椅上,微眯双眼,看着朝殿上剩下的人。他声音浑厚,字字有力:“我,从今日起便是你们的王!”

是夜,王俊凯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把千玺紧紧拥入怀里。三年,自己为了不连累他,刻意疏远他,可又有谁知,自己有多想怀里的人儿。

贪婪的闻着千玺身上淡淡的清茶味,他说:“千玺,我的江山你可愿意与我一同守护?”“臣愿意。”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