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八烊⑧

春日惊鸿一回眸

暂退一段时间,因为被反复举报所以实在是没有办法



取关随意



过段时间可能会回来,如果实在是有人要逼我退圈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还是想说,我不知道自己招惹到了谁,只希望我能是最后一个被荼毒到的人。


每一个写手都不是天之骄子,但是每一个写手都应该被尊重,包括他的作品。


不是废余:

此活动与24小时情书无任何关系。
因人员有调动,所以作第二次宣传。

千凯千七夕十二时辰活动

见过春风十里衣袖飘花,
也见过长廊古道风雨飘摇。
知晓沧海云漫巫峡连雨,
听过柔撸漂浮生生入水。
无论何时忆起,它们都是人生的欢喜,
可都不及眼前的你。

Staff
发起 :   @不是废余
策划: @不是废余   @キサン
海报: @时光易白
文案: @芬达  @キサン

参与人员
子  @緒㯗.
丑  @芥吹—沈琛.
寅  @一棵树小姐.
卯  @十安 
辰  @キサン 
巳  @江鶴北。 
午  @小八烊⑧
未  @一块慕斯
申  @南方的猫
酉  @不是废余
戍  @挽挽七姨妈。
亥  @南风知我易

特殊时间
09.21  @在暗处看你发光
11.28  @时光易白
13.14  @Hannie
21.28  @半夏未落
23.28  @肆歌

♡感谢每位帮忙产粮的老师
♡感谢每位看的读者
♡感谢俩宝的相遇让我们也聚在一起
♡都不是什么大大但很荣幸能为俩宝和各位付出
♥祝各位七夕快乐,看文快乐

☆前辈因个人原因未能参与活动,感谢挽挽七姨妈的加入,六小二同学事务繁忙,与活动失之交臂。

【凱千】有狐

*屏蔽之后补档



*剧情和车都走评论



*不打tag了别举报了我谢谢宁全家



*不图热度只是要对得起自己写的每一个字

我不知道是自己惹到谁了,还是说真的就是我这篇文章写的不妥所以频频被屏蔽

从昨天晚上发出去到现在这么久都没有被屏蔽,突然被屏其实我是懵的,申请解屏不到十分钟就解了,也就是说我的这篇文章还没有触碰到官方底线

如果您是觉得我的文笔文章不配登上日榜,请您直接站出来告诉我,不必这样玩阴的,我最大的底线就在于不要动我的劳动成果

请尊重每一个写手的作品谢谢

【凱千】第六年的信

千玺小朋友亲启,



这封信写给第六年的你。写上这个数字的时候才惊讶的发现原来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是第六年了,说来也是有趣,明明在动笔之前想了很多想对你说的话,但是真正拿起笔的时候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小朋友千万别生气啊,不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而是想说的太多,一时间竟理不过来了。



从哪说起好呢,就从刚认识你的时候说起吧。



当所有人都以为是你进入公司的那一天我才认识你的时候,其实早在一档节目时我们就已经有了一面之缘。那个时候的小朋友比我要矮好多,怯怯又强装冷静的样子是我除了因为那里都是大人只有你一个小朋友之外想和你打招呼另一个原因,明明眼神里都是紧张不安,但是站在舞台的一瞬间又游刃有余的处理着每一个舞蹈动作。我想这可能是我第一次对你产生好感的时候。



我以为那就只是碌碌人海中一次奇遇,但也许是命运安排,我们在公司再次相遇。



你从前总是问我,为什么那个时候看起来那么不好相处,我却只能告诉你,其实我拨弄着琴弦的手指都蒙上了一层汗。



大概是什么时候对你的感情逐渐浓烈的呢?



似乎是你被外界恶意的伤害却依然坚强面对的时候,似乎是你一个人独自哭泣被我发现的时候,也似乎是无数个练习的日夜你把汗湿的头发蹭在我肩膀的时候,又似乎是三周年的舞台上你梨涡浅笑满眼只是我身影的时候。



对于你的爱意,似乎永远都说不完。



好了好了写了这么多抒情的连我自己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那接下来就说说我的一些唠叨吧。



千玺小朋友,我再次郑重的告诉你,多吃一点注意身体。你的身板已经不允许你再继续瘦下午了,我,也不允许你继续瘦下去了。



还有,冬天的时候记得不许再穿破洞裤了,要穿秋裤,你的腿很长很细很好看,就算有一层秋裤也不会怎么样,如果某位小朋友不乖乖听话,我不介意接下来几年里你的生日都送你秋裤。



其次我要告诉小朋友一声,能少进厨房最好就少进,实在是吃腻了外面的饭想吃什么麻烦小朋友高抬贵手列个单子,我会尽职尽责帮你做好,保证把你喂饱。



然后,这一点可能会显得我幼稚,但是仔细想想之后还是要写给你,麻烦这位小朋友以后不要撩人不自知可以吗,我相信你的粉丝肯定没少和你说过你梨涡笑出来的样子有多好看,所以小朋友收敛一下,笑也可以但只能和我笑。



最后一点,某位小朋友不要总是眨巴着眼睛问我海贼王和你更喜欢哪个,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一直都是你,那个意外也会被我扼杀在摇篮里。



我们因为工作的原因不得不分开,不知不觉2019也已经过了一半,我相信在我很想你的时候小朋友也会很想我,那么所以就带着这份想念努力的继续工作吧。



嗯,好像要说的也就是这些,太多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在你面前亲口对你说,十年已经过去了大半,我想说的是,我们还会有很多个下一个十年,我期待着之后的每一个十年都能与你并肩作战。



最后,感谢遇见,感谢陪伴。

 

我爱你。


                                      ——你的前辈  王俊凯














*伪现实向,看看就好不要当真



*很少尝试现实向,总感觉自己的词藻不能写出他们的万分之一



*勿要上升真人×9211128



*接过我哥 @时光易白 的接力棒,接下来就交给 @自然卷圈 老师了



*那么,晚安

    

【凱千】今天尹学霸醋了吗

醋了,并且成醋缸



邬校霸和尹学霸的二三事



系列甜饼,单章形成



沙雕预警



勿要上升真人×9211128








“哈!我说什么来着!你果然对人家尹学霸有非分之想!”





这是班小松在得知邬童对尹柯的那点心思后的反应,本就在心里猜了个大概的人在听到本人亲自承认后就像是刮刮乐中大奖一样惊喜,班小松一拍大腿,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成功让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邬校霸愣住,反应过来后才瞪着一双大眼睛警告班小松压低音量,却又凑近对方,疑惑的询问着为什么他不觉得奇怪。





班小松扔给了邬童一个类似于看傻子的眼神,眼见邬童又要举起拳头收拾他,连忙把注意力分散开,“有啥子好奇怪的哦,你对人家尹柯那点儿心思差点没写脸上。”





“有那么明显吗?”邬童晃着手机屏幕照了照自己的脸,除了帅气两个字外他倒是没看到班小松所说的那么夸张,皱着眉就要反驳班小松夸大其词,就听见对方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啊,一开始看人家尹柯是如狼似虎,





现在,更如狼似虎。”





邬童抬起腿就要给他一脚,班小松身形一闪躲开了一脚,回过头就看见长郡中学的小霸王看似生气实则喜悦的神色,班小松心里咂咂舌,暗叹了一声以后生活要艰辛了。








但是,貌似预想中的酸臭味儿并没有如期而至。




不对劲儿,很不对劲儿。




班小松左看一眼对着手机屏幕啪嗒啪嗒打字打个没完的邬童,右看一眼垂着眼睫刷拉刷拉做题做到手酸的尹柯,莫名感觉到了一丝寒意和酸味。




班小松凑近瞄了一眼邬童手机屏幕上的联系人,使劲儿眨了眨眼睛才确定了上面的名字,这回也不管被不被收拾了,他一拽邬童就把正在打字的人拽出了教室,邬童烦躁的回应了一句干什么还没把剩下的字打完就被班小松抢走了手机。




“你干嘛,手机还我。”邬童疑惑皱眉,伸手就要把手机抢回来。




“我没看错吧,这是谁啊?这这这不是你小学的时候喜欢过的那个青梅竹马吗?”班小松躲过邬童伸来的手,把手机藏在了身后,清清凉凉的声音莫名严肃起来,班小松一眨不眨的盯着邬童,看的邬童有些云里雾里的心虚。




“什么玩意儿喜欢,”邬童瞥了一眼教室的方向,确定尹柯没听见后才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反驳班小松的话,“那时候小什么都不知道,况且我现在都怀疑当初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她。”




“得得得你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你就说这几天怎么突然联系上了?”班小松步步紧逼,一副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的样子,邬童抿着嘴唇摇摇头,抢过对方手里的手机就进了教室,然后他就看到了接下来的这一副画面。




女孩子多的地方,八卦也就多。




这个定理从来都是最中肯的。




因为刚刚他出去还在做题的尹柯此时已经被一群女孩子包围住了,那人对自己从来都是笑面虎黑毒舌,一副金丝眼镜都掩盖不住他眼眸中的狡黠,偏偏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好教养好礼貌,面对着女孩子总是浅浅微笑彬彬有礼,看他那手指紧扣校服拉链的动作,邬童就知道这人恐怕是被问着什么不愿意回答的问题却又不好拒绝,邬童刚想走近把那群女孩子赶走,就听见了尹柯温和无奈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




“我真的不知道邬童到底谈没谈恋爱…”




“怎么会不知道呢,尹柯你平时和邬童关系那么好。”




“是啊尹柯你就帮我们问一下吧,我看邬童最近总是拿着手机聊天。”




“邬童是不是恋爱了啊…”




“邬童要是恋爱了那我们不就都失恋了吗”




叽叽喳喳,一群三八。




邬童皱眉掏了掏耳朵,沾染上怒意的声音从人群后面突然爆开,“吵什么吵!课间不准扎堆不知道吗。”




班级里寂静了一瞬,哄闹的女孩子们成功把抱怨声吞了回去,尹柯坐在她们之间有些无奈的笑看着怒气冲冲的邬童,眼尾却不知道是不是被这群女孩子逼的急了而微微发红,不知道是哪个女孩子使的心思,把尹柯从人群中推出来怂恿着他去问自己不敢问的问题,许是被这一推给推懵了,尹柯湿润泛红的眼眸直愣愣的盯着邬童许久也没反应过来自己该说些什么,倒是这边的邬童,盯着对方濡湿的眼睛突然就想起了那同人文里对尹柯的描写,心猿意马的邬童似乎也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还没嗑着牙齿说些什么,就被尹柯突然的话砸的一懵。




“邬童…你是谈恋爱了吗?”




邬童眨巴着眼睛脑回路中百转千回了一个过程才明白尹柯话里的意思,尹柯看似是受人之托的问题放到他眼里,却像是咬着嘴唇委委屈屈质问着他一样,邬童眉头一挑,虎牙有些不受控制的要往外亮,“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和别人谈恋爱。”




众女孩子们????




我们刚才是不是搞到真的了并且被喂了一把狗粮???




班小松:“呵呵呵邬大校霸你的情人眼里出西施滤镜敢不敢开的再大一点儿”








当听见邢珊珊的声音后,班小松就已经在心里默默为邬童点好蜡烛了。




他眼见着邢珊珊把那双皙白纤细的手缠到了邬童身上,长相精致妆容清淡的女孩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喜欢缠着邬童撒娇,声音甜美的让路过的男孩子都会投来惊艳的眼光,班小松把眼神转移到一旁背着书包的尹柯身上,却见对方神色淡然,梨涡浅浅。




直到尹柯和班小松道别然后转身离开邬童都没抬头看一眼对方,却也没看见他对着邢珊珊露出什么喜悦友善的表情,班小松无奈摇头,看来邬校霸这追妻之路,任重且远道。








其实——




表面心机女神的邢珊珊,她注重的不是要和尹学霸抢邬童。




而是,




“小妹!童柯的霸道校霸爱上我出新篇了嘛!!!”




也是同道中人。




是兔儿仙里的迷糊兔子和上仙猫猫么🤔

【凱千】兔儿仙

*无头无脑小甜饼



*瓶颈期能不能过去就靠这篇了【×】



*送给又老了一岁的自己



*勿要上升真人×9211128
















🐰



相传在许久之前,天宫中的姻缘阁内有这么一个掌管人间男女之间情爱姻缘的小仙人,据说是只白兔所化,平日里自由散漫,迷迷糊糊,除了闲来无事看看掌管的姻缘红线外,便是整日抱着胡萝卜睡觉。




这样懒散的仙原是会被惩罚的,只是天女见这兔儿仙长得白净乖巧,有时惹急了天女还会化回原型在人家的掌心里蹭来蹭去,天女母性泛滥倒也便饶了他去。




只是要说这兔儿仙如何被扔下了凡间,还需从半个月前说起。




半个月前也就是月圆之时,正是姻缘阁为凡尘男女牵线的时候,偏巧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阵酒香,这兔儿仙被勾起了酒瘾,飘飘忽忽的便随着香气寻了去,待到他醉醺醺的连兔子耳朵都藏不住的回到姻缘阁时,才惊觉红线早已牵完,错综复杂着倒是也没哪里出错,却是有一对有情人的红线被牵错了人。




兔儿仙酒气登时就醒了几分,还未来得及同天女解释,震怒之下的天女便将这迷糊的兔子扔下了凡间,又罚他将这一对有情人凑成一对方可回到天宫。




若是那双兔耳露在外面,想必此时早已耷拉下去了。易烊千玺躲在客栈的角落里啃着胡萝卜喝着酒,心里骂着这说书人说的过于浮夸,竟是把他堂堂一个仙人说成了一个迷糊的兔子精,又不得不承认以上说的种种皆是自己干出来的事情。




易烊千玺愤然的啃了一口胡萝卜,从衣袖中掏出一副画像,画中男子剑眉星目气宇轩昂,一双桃花眼含情脉脉,一袭蓝衣俊秀挺拔,易烊千玺酒壶一敲,不就是凑对有情人吗,如何难得到他这掌管姻缘的仙人。




许是凑一对有情人确实不难,若是这办事的仙人不贪杯便更好了。贪杯也可,若是能在喝醉之后维持的住人形也是好的了。不像刚刚还春风得意的易烊千玺,此时却是一只醉兔子,还被猎户拎着耳朵往家赶,心里盘算着如何烤了他。




若不是王俊凯及时赶到,怕是这迷糊的兔儿仙如今早已变成了炭烤兔肉。





🐰




易烊千玺第二日清醒后,倒是没看到梦中的美酒佳肴,却是被眼前一副美男出浴图给惊的变回了人形,王俊凯显然也是一愣,不过也只是一愣,便淡然如斯的擦起了身子,倒是这在天宫中生活了几百年的兔儿仙,他又何时见过这等香艳的场景,不知是急还是羞拿着胡萝卜便一顿乱划,嘴里还絮絮的说个不停,




“你你你快些把衣服穿上!青天白日的知不知羞!”




王俊凯挑眉一笑,却是没按照他的话将衣服穿上,反而凑近了易烊千玺,沾染着水珠的长发轻轻拂过易烊千玺白净的脸蛋儿,竟是留下了一道水痕,他扯开嘴角,露出一颗虎牙,故作无辜,“你我都是男子,有什么怕的?”




“你你你离我远点!男女…不是,人兔授受不亲知不知道!”许是真的急了,连一双兔耳都蹦出来了易烊千玺也未曾察觉,倒是这坏心思的王俊凯被他这幅模样逗的一阵乐呵,笑得两个虎牙肆无忌惮的跑出来,气的易烊千玺呲着兔牙瞪他。




待到王俊凯整理好衣服后,易烊千玺才惊觉这人五官似曾相识,慌忙掏出画卷仔细核对,喜滋滋的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得来全不费功夫,又摆弄着酒壶想找回一些方才炸毛的面子,“我从兔子变成人,你都不怕的吗?”




“怕什么?”王俊凯兀自低头斟茶,连个眼神都没给易烊千玺,嘴上的话却是句句戳中要害,“我为何要怕一个喝醉变回原型看个男人洗澡都羞的露出耳朵的蠢兔子?”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不对!你说谁蠢呢!”易烊千玺一个跃身便跳到了王俊凯身后,还未等王俊凯反应过来便勒住了人的脖子,龇牙咧嘴的样子一点儿天宫上的仙人样子都没有,“小爷今儿要不好好教训你,你就不知道为什么我是仙!”




这牵线之路,似乎有些漫长。





🐰



然后等到打累了之后易烊千玺才又反应过来,天女似乎没给他女子的画像,易烊千玺崩溃挠头,不禁在心里猜测是不是自己哪里得罪了天女,才会这么惩罚自己。




罢了要不然一直待在凡间算了。




念头刚刚滋生易烊千玺便压了下去,一想到天宫之上的琼浆玉液还在等着他回去,易烊千玺一敲酒壶,把念头打在了王俊凯身上。




“王俊凯~”




“王公子~”




“小凯~”




王俊凯忍无可忍,终于把手中的茶杯放下,向易烊千玺投去一个柔软深情的眼神,然后轻启嘴唇,声音缓慢动听,“有话快说。”后半句被他省略了下去,易烊千玺倒也没在乎省略的那后半句,挪着身子就往王俊凯身边蹭,还眨巴着一双浅色的琥珀眼睛,讨好的意味显而易见。




“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喜欢的姑娘啊?”




王俊凯微微一愣,片刻后对视上易烊千玺的眼睛,一双桃花眼便毫无预料的撞进了易烊千玺的眼帘中,这双眼睛真真是好看,和三月桃花花瓣是一个形状的,眼尾微微上挑染上了一层花色,易烊千玺吞咽了一声口水莫名心虚的看着对方,便听见王俊凯的声音传来,“你不是掌管姻缘的仙子吗?自己猜。”




果然刚才莫名其妙的心动都是幻觉!易烊千玺一摔萝卜,愤愤的离开了小屋。




不告诉我,我就不会自己看吗。易烊千玺蹲在竹门前观察着一走一过路过的女子,一双琉璃眼睛提溜提溜的转,倒是惹来了不少姑娘的眼光,有胆子大的姑娘要上前同他说句话,还未走近便被突然出现的王俊凯拦住了去路,那姑娘倒是个自来熟的,平日里和王俊凯说过几句话,见人家居然主动靠近自己便拉着对方的袖子聊了起来,易烊千玺眼睛一亮,忽略心中怪异感觉便念动咒语将红线牵到了二人的手上,却未曾发现有什么异常,倒是换来了王俊凯一个阴沉的眼神。




易烊千玺眨巴着眼睛怂巴巴的收回了红线,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王俊凯拎了回去,与王俊凯相识许久他却是从没见过对方这样的神情,反应迟钝且迷糊的兔儿仙乱了阵脚,扯着手里的红线不知如何是好,便见王俊凯伸了手。




“你躲什么?”




“你是不是又要教训我……”




王俊凯被他这话噎的气结,却是没再张口说一些他蠢笨的话,反而无奈轻声叹了口气,便动作轻柔的拉过易烊千玺手中的红线,“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心悦之人吗?不是一直想给我牵红线吗?如今你便能明确了。”




泛着光的红线被王俊凯系到了自己手腕上,易烊千玺眼睁睁的看着他将红线的另一端系在了自己皓白的腕子上,本就不懂尘世情爱的兔儿仙这次是真的反应不过来了,乖顺的任由王俊凯拥住他,带着茶香的吻轻柔肆意的落在他的眼睫和梨涡之间,又听得那人一腔温柔,句句戳入心窝,




“红线牵紧了,便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后记





月圆之夜的酒香是天女故意打开酒壶等着兔子上钩的,将那迷糊兔儿仙扔下凡间接受惩罚也是天女早就预谋好的,不给他女子的画像那是因为王俊凯本来便没有什么心悦的姑娘,他自始至终心悦之人,只有易烊千玺一人。




“此次之事还要多谢天女了。”




殿中男子雪白华服,额间仙印,剑眉入鬓,眼中似五月桃花盛开,不是那凡间的王俊凯又是何人,天女微微行礼,语气间净是恭敬,




“上仙客气了,您与兔儿仙本就是天生一对。”







云天宫,姻缘阁,兔儿仙子掌红线。



十五夜,牵红线,仙子醉酒扰姻缘。



凡间走,酒壶挂,二人初遇活冤家。



心意乱,梦中人,红线牵紧成眷属。



天女计,上仙颜,原是一道好姻缘。







*初次尝试古风,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末尾的小破诗纯属乱写,没有什么押韵不押韵之说




*再次强调,勿要上升真人




【凱千】幸福列车

*接过 @羊崽 老师的接力棒




*同时是送给小肆老师迟一点的礼物 @肆歌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勿要上升真人×9211128







名为幸福的列车,一定会载着你到达幸福车站。








“尹柯,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话脱口而出后,一种名为后悔的情绪便涌上了心头,邬童清晰的看到眼前人的脸色白了几分,那双刚刚还蕴满愤怒委屈的双眼逐渐染上了泪光,却是怎么也藏不住失去的失去的神采,心疼和恼怒交缠在一起,张了几次嘴唇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邬童最终选择了最无用也是最能让两个人冷静下来的方法,离开。




今日的傍晚晚霞并没有平常那样艳丽,反倒是因为阴天而蒙上浓重的灰白,一如邬童口中呼出的烟雾一般,浓重到看不清他脸上晦暗的神色。




这是这个星期第几次了?




邬童竟是也说不准了。




他说不准两个人是从什么时候变的,更说不准自己心底里的不安究竟是因为什么。大概是自己想和尹柯公布关系却被他轻声细语哄着拒绝时,大概是一向清冷寡言的人身边多了太多朋友的时候,也大概是他从楼上看见扶着脸色酡红的尹柯回来的杜棠时,太多琐碎夹杂在一起,细微到连邬童自己都数不清。




他又想起尹柯方才的神色,暗骂一声自己混蛋,再抬头却不禁揉了揉双眼。面前的老者五官长相与自己十分相似,说相似似乎也不是很贴切,倒像是古稀之年的自己,天边的灰白不知何时散了去,一道彩虹架着一辆列车缓慢行驶,若不是老人开口说话,邬童还以为他是误入了什么片场。




只是老人这一开口,便彻底把邬童砸懵了。




“现在就回去抱抱他吧,别让他出来找你。”




邬童还没反应过来老人话中的意思,眼前的彩虹列车和老人的面庞便模糊起来,再次看清眼前的场景后,邬童却是瞪大一双眼睛,双手发颤。




他看见拥挤惶恐的人群,他听见鸣笛喇叭的声音,血迹染红了眼帘,那个和自己身量一般高大的男人疯魔一般拥住闭着眼睛毫无声息的人,一遍一遍呼唤着他的名字,却不见他抬起眼眸笑盈盈的说一句他没事,邬童踉跄着上前,在触碰到尹柯沾满血迹的脸颊时再次模糊了视线。




那个在操场上肆意盎然的少年,梨涡盈满了一汪春水令人心动,尹柯对着他挥手叫他快点跟上,邬童迈开步子,看见的是另一个同样挺拔的少年跑过去,然后死乞白赖的缠住尹柯,也不顾对方的反抗,对着脸颊就是一口,惹的人红了耳根去踢他,却还是乐在其中。




这是从前的他们,肆意张扬的少年郎。




他又看见了许多自己不曾知晓的事情,原来尹柯不愿与他公布关系 是因为害怕世俗的眼光沾染了自己,是害怕影响了自己的工作,原来一向清冷寡言的尹柯为了工作生计不得不变得开朗熟络,原来他每交一个朋友都会在心里暗喜着要告诉自己一起高兴,原来他已经尽量和杜棠保持好距离了,原来他因为害怕自己误会所以喝的再醉也不肯别人送自己回来,原来……




有太多的原来,邬童却全然不知。




后来的后来,邬童看见了那个与自己同样长相的男人在他的葬礼上哽咽着如同孩提,看见了他自己一人老去,直到临近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口中断断续续模糊不清念叨的还是他的名字,看见了容颜未曾变化的尹柯站在逆光的方向对着他挥手,一如少年郎时令人向往,佝偻的身影蹒跚着去追寻他,直到握住那双手时才算是圆了一辈子的悔。




邬童从椅子上弹起,再抬手摸向脸颊竟是摸到了一片湿润,面前的老人早已不见踪影,却是站在列车旁笑盈盈的看着他。




列车载着他缓缓前行,老人说,他的幸福就在终点站等他。




而邬童的幸福只在他一转身回到家的距离。




只在他拥抱住尹柯的一瞬,幸福便被他握在了手中。





end.




真的很短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瓶颈期非常没有灵魂。




晚安文就不写齁甜的和狗血向了,温馨一点吧




那么接下来就交给 @八十八 老师了




最后,晚安呀

【凱千】莉芬带娃记

*第一次搞红豆体,不喜勿喷



*尝试女孩子组



*勿要上升真人×9211128



正文戳这里☞莉芬带娃记



感谢各位陪我一起沙雕找感觉的朋友们





背景大概就是两个女孩子和一群哥哥吵吵闹闹带孩子的故事